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恐怖灵异 -> 温火炖肉(np)

正文 大教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阶梯型的大教室,前面五排坐满了学生,校方聘请的韩国老师正讲拍摄电影时的趣事,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www.83kxs.com

    可靠墙的最后一排却有一个例外,不,或许是两个。

    年轻的男孩子坐在座位上,仓皇无措的看着漂亮的女人蹲在他两腿之间的位置。

    他情不自禁的摸她的脸,触感嫩滑的让他心慌,想要说些什么,却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嘴,只能狠狠地发泄在她的身上。

    食指插进她的嘴里,绞弄她湿热的口腔内部,感受着那软到极致的小舌头是如何叫人浑身发紧,有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他模仿着性交的方式用手指在她口腔里的抽插,听她模糊不清的叫他的名字。

    “···唔···顾延。”

    她的手顺着他的大腿内侧往前摩挲,不出意外的摸到牛仔裤下鼓起的一大包,微微的用些力气,果然听到顾延压低的喘息。

    顾延的手指都忘了动作,女人反守为攻,粉嫩的舌尖一下一下的划过他的指尖,在用牙齿轻轻咬住,包在口腔里动情的吮吸,吞咽的口水声传进顾延的耳朵里,他愈加难耐。

    女人愉悦的笑,右手缓缓拉开他的裤子拉链,左手探进他的白色T恤里摸上劲瘦的腰身,顺着腹肌的线条往上滑过去,直到摸到顾延胸肌上那两点小小的凸起,她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掐住,不停的玩弄着。

    看着顾延早已的动情的脸,女人勾唇笑了,舌尖缓缓舔过自己的上唇,用又低又轻的声音同他说:“顾延,好想咬你这里啊,一定很好吃。”

    讲台上的老师还在眉飞色舞的吐沫横飞,前排的学生根本没注意到后面有两个人青天白日的预备在教室里做爱。

    拉链终于被打开,顾延急不可耐的自己扯开皮带丶纽扣,气息极度不稳,眼底的欲望清晰可见。

    一大根弹出来,因为没经过人事的关系,颜色竟然还带了些微微的粉,顶端已经激动的冒出了些透明的前精,白炽灯光下依稀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女人天生就生的勾人,更何况现下以这样的姿势跪在他腿间,纤细的手指握在那根坚挺上,食指指肚的还故意点过顶端的马眼。

    毫无意外的听见顾延的难耐的呻吟,他压住那种被她死死盯着下体的快感,怕被别人发现自己不知羞耻的赤裸着下体坐在教室里。

    女人轻声警告他:“顾延,一会儿记得小点声音哦。”

    语罢,她低头,舌尖从根部开始往上舔,直到把一整根都刷出晶莹的光泽,才含住圆形的顶端,用舌头来回的磨蹭过,缩紧口腔内部有力的,一下一下的吮吸。swisen.com

    顾延的胸腔急速的上下起伏,右手插进女人的头发里,不受控制的把她往下按,惊人的快感一波一波拼命的传过来,他燥热的脸颊潮红,从喉咙里发出低声的呜咽。

    终于在高潮的时候叫出她的名字。

    “皮熠安···”

    乳白的精液全部射进她嘴里,她竟也不恼,反而伸出舌头让他看,粉色的舌丶殷红的唇和乳白的精液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粘稠液体顺着她的嘴角往下流,淫秽的不像话。

    顾延的手就快触碰到她唇的瞬间。

    梦,醒了。

    数不清是第几次梦见她了,几乎每次都是春梦,她妖精似的缠住他,花样百出的折磨他,偏偏就是不跟他说上一句情话。

    就快要忍不住了,顾延心想,真的太想要她了,最好把她关在家里,用链子拴在床上,穿他的衬衫,夜夜都只能在他的身下喘。

    可是现在的情形是,顾延看着一塌糊涂的下身,痛苦的按住太阳穴想着怎么才把它遮过去。

    ······

    今天拍摄的重头戏是嘉宾参加泰国当地的泼水节。

    当红小花就有点不开心了,拍摄前就一直问李导说能不能不参加,怕弄花妆。

    李导不知道应付过多少这样的事,三两拨千金的同小花讲:“你长这么漂亮就算沾水也是出水芙蓉啊,你不参与没关系,可网民的嘴有多毒你不是不知道啊,回头节目出来我们倒是增加收视率了,可就怕你的形象受损。”

    小花是被黑红的,如今刚刚有洗白的趋势,她可不敢在这当头出什么幺蛾子,听完就乖乖准备拍摄了。

    皮熠安还在嘱咐言星图:“一会儿一定要放得开,假摔的时候注意安全,可以的话最好全程跟着顾延,懂吗?”

    依顾延人气,回头剪辑的时候镜头肯定非常多,蹭着他的话,镜头只多不少,况且现在的观众这么喜欢粉cp,播出的话肯定又是一大爆点。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8/8486/" title="都市花盗(未删全本)无弹窗">都市花盗(未删全本)无弹窗</a>

    本来还有点怕言星图排斥,可没想到他认真点头,竟还安慰皮熠安:“放心吧姐!我明白的。”

    真是个懂事的小孩,皮熠安欣慰极了,非常庆幸自己这趟跟的是言星图。

    不远处的顾延正在和笑星说笑着,两个人勾肩搭背丶一唱一和,逗得文惠怡捂嘴大笑,操着一口粤式普通话直道‘后生可畏’。

    嘉宾都穿了泰国本地的服装,按照中国人的审美来看太过奇怪花哨,小花早就埋怨了半天,但对着镜头仍是夸张的喊‘这衣服好漂亮啊’。

    可顾延偏偏却穿过一种别样的美来,粗布短襟反而衬出野性的味道,惹得周围的女人们频频侧目。

    皮熠安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反感起来,转过身不再继续看。

    拍摄地点是在泰国的一个古城区,里面的寺庙繁多,今天尤其的热闹,街上不乏金发碧眼的游客,手里都端着一个硕大的水枪,路边有很多盛满了水的大桶,供应着游客玩耍。

    路上有两排整齐的穿泰国传统服饰的年轻女人边跳舞边往前走,十指上都带着尖尖的护甲,盘起的发上簪满了鲜花,身后跟着几十个举着褐黄色华盖的僧人,似乎在举行什么特殊的仪式,街边有六七个穿着相同服饰的奏乐人,神情欢喜的敲打着手里的乐器。

    七个嘉宾拿着水枪冲进了人群混战,身后跟着一堆摄影师,编辑组的人迅速往路边的餐厅躲,就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皮熠安的眼睛紧盯着言星图,这小孩非常上道的,   玩儿的非常开心,甚至和强壮的外国游客互相‘打’了起来,被泼成落汤鸡后就躲在顾延身上,抱着他的腰不撒手,引的那外国游客一直冲他们两吹口哨。

    啧,要多基就有多基。

    小A挽着皮熠安的胳膊激动的快跳起来,神情迷离跟她说:“你快看你快看啊,顾延的腹肌真的太迷人了,我天我真的要死了。”

    皮熠安拍拍她的肩:“别看了,看了也不是你的,还记得你上次迷的那个gay剧男主角吗,最后和公司的富婆老总滚到一起了。”

    小A白她一眼:“讨厌啊,你别说了!”

    一场拍下来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除了文惠怡和小花中途体力不支退场外,其余五个人都玩到了结束,言星图已经快累到喘不过气。

    皮熠安临时充当化妆师,背着摄像头帮他整理头发,刚弄完就被东哥逮了过去,嚷嚷着服化的人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让皮熠安也帮忙把顾延收拾收拾。

    皮熠安叫唤着让小A去,她肯定乐意。

    东哥说:“你可拉倒吧,那丫头连自己都不收拾,我还指望的上她啊?”

    怎么说皮熠安都躲不过这一遭了,她只好硬着头皮上。

    顾延浑身湿漉漉的坐在凳子上休息,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发梢上不住的往下滴水,衣服也几乎透湿,小腹上的布料紧紧的贴在了皮肤上,越发显出他的好身材。

    皮熠安站到她面前,微微弯腰,说:“顾先生,需要我帮您整理一下头发吗?”

    这个时节泰国的阳光已经很烈,皮熠安站的位置恰好帮顾延挡住了日头,顾延缓缓抬头,梦里的人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身后有一圈金色光晕,仿若神祗。

    皮熠安难得的见顾延露出这样一种称得上‘脆弱’的表情,迷茫的像是找不到家的小孩。

    他怔怔的瞧着皮熠安,说:“哦。”

    得,还是那个惜字如金的顾延。

    用干毛巾帮他把头发上的水吸干,顾延这会儿倒是很乖,没有半点不配合,坐直了任由皮熠安摆弄。

    顾延的底子好,今天并没有化妆,只是化了一下眉尾,皮熠安一只手抬住他的下巴,预备用纸巾擦他脸上的水渍,可顾延睁着眼直勾勾的看着她,就像是盯着一个猎物那样,眼神算不上友好。

    皮熠安微微皱眉,问了一句:“顾先生,我手劲有些重了吗?”

    “没有。”顾延黑琉璃似的眼珠子在阳光下闪过一道奇异的光。

    皮熠安忍住心里的憋闷,心想赶紧弄完他赶紧走,离他远远儿的,跟个神经病似的。

    三下两下糊弄过去,皮熠安连一句‘弄好了’都没说就想走,可刚转身就被顾延拉住了手腕。

    有不少人已经在往这边看,带着好奇的丶嫉妒的丶看笑话的眼神。

    可偏偏顾延就跟没看到似的,攥的皮熠安的手腕发疼,甩都甩不开。

    “您还有什么事儿吗?”皮熠安皱着眉,满脸的不耐烦。

    顾延微微歪着脑袋看她,说:“你工作态度真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