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恐怖灵异 -> 温火炖肉(np)

正文 几年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中国的综艺编剧是近几年新生的行业,在韩国综艺的狂潮席卷而来之前,中国的综艺是没有具体的‘编剧’这一职位的。www.kmwx.net

    皮熠安刚毕业的时候学校的导师帮她介绍了一个公司,她开始没日没夜的跟着电影剧组混,从打杂混到侧拍师,偶尔也帮着做一些场记的活,一个月8000,在毕业生里绝对算是高工资,但也意味着没日没夜的工作。

    皮熠安没满足于现状,她之所以跟着剧组,是因为想要做一名编剧,写出好的电视丶电影。

    可编剧的现状根本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中国的编剧行业非常残酷,有正规公司的还能凑合度日,单打独斗的年轻编剧各种被骗稿丶拖稿费丶抄袭,甚至于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被老编剧拿走,一分没有就罢了,回头编剧的那栏却是老编剧的名字。

    这些都是极平常的事儿,伸冤都没地儿,俗称‘潜规则’。

    过了几年丶十几年,年轻编剧混成中年编剧了,好不容易有点话语权,自己的稿件能署自己的名字了,国家又出了一堆禁令,这也不让写,那也不让写,整个故事的框架都架不起来,熬夜写出来的稿子被退回来,成了一沓废纸。

    皮熠安清楚自己有个几两重,不过是个小喽喽,趁早换个从业方向才是正途。

    恰逢听说中戏请了几个资深的韩国编剧授课,为期三个月,皮熠安考虑了一个星期后辞掉了工作,收拾收拾包袱预备去蹭课。

    第一天就走错了教室,应该是A306,她去绕到了B306。

    因为讲台上站着的人也说着一口蹩脚的韩式中文,她就没有多想,只不过那人一直再说‘表演’,她就觉得不对味儿了。

    不是讲编剧吗,怎么一直扯电影?

    靠墙的座位上趴着一个男孩子,好像从她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睡着,她有些看不过去,有这么好的条件不好好学习跑这儿睡觉来了,够糟心的。

    那个时候皮熠安不晓得那个男孩子就是顾延,他刚结束第一部电影的拍摄,累得要命,听着韩国老师催魂似的口音,一个没忍住就睡了过去。

    刚体会过生活疾苦的皮熠安一个没忍住,坐过去推了推他,“同学,醒一醒啊,上课了。”

    顾延刚睡没多久就被摇醒,下意识的就想发脾气,一抬眼却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儿,冷冷的瞥了一眼,转了个方向就又睡了过去。

    皮熠安本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可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就和顾延杠上了,在他身边嘟囔了好久。

    顾延终于被她念叨烦了,换了个方向把头转过来,但仍然是趴着的,他面无表情的威胁她:“你不是我们班的,校外蹭课的吧?”

    皮熠安脸都不红的撒谎:“我的新来的转学生。”

    顾延嗤笑一声,满眼都是讥讽,明显是不相信她的话。

    真的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小孩儿,皮熠安心想着,刚要挪屁股离他远点儿,就被老师点上了名。

    “后边那个女孩,你上来表演一下大猩猩。”

    皮熠安差点没从座位上摔下去,她站起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老师,学编剧的为什么要表演大猩猩?”

    露馅了,全班哄堂大笑,有眼尖的人发现了顾延,在课堂上就喊了起来:“阿延,什么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6/6094/" title="魔甲销魂txt下载">魔甲销魂txt下载</a>

    时候回来的?怎么一个人坐后面啊。

    “你走错教室了,转学生。”顾延没理那人,笑皮熠安道。

    再后来,顾延又在室内综艺摄影棚见过一回皮熠安。

    那已经是一年后了,他担任男主角的电影上映后爆红,他和电影里的其他演员一起参加一档综艺节目进行宣传。

    录完后经纪人把他拉到隔壁摄影棚,去学习别的明星都是怎么录制节目的。

    他一眼就看见了皮熠安。

    正好到了录制中场,四十几岁的中年男明星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搂过十几岁的小演员,手掌从腰间往下滑,眼看就要摸到屁股了,小演员吓得动都不敢动,偏偏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视若无睹的忙自己手里的活,没有一个人帮她。

    这时候,皮熠安伸手把小演员拉了过去,语气不善的说:“你该去补妆了,化妆师等你好长时间。”

    小演员迅速的跑向后台。

    “吃饱了撑的。”经纪人自然也看到了这变数,出口讥讽。

    顾延盯着那个和中年男演员陪着笑脸打太极的皮熠安,心道她多管闲事儿的毛病怎么还没改。

    经纪人和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是老相识,把顾延带过去引荐的时候恰逢碰到他吐沫横飞的教训皮熠安。

    “你以为你是谁啊,逞什么能?节目用你是干什么的,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吗就强出头,傻的没边儿了还觉得自己特有能耐吧?赶紧跟张老师道歉去!”主持人用手里的台本重重的打在她脑门上。

    顾延看到她握成拳的手,用力到直接发白,原以为她会大吼一声老子不干了,没成想她点了点头,说了句对不起。

    学聪明了啊,顾延心想。

    打那儿以后顾延好久都没见过她,甚至从不会想起,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只当她是有过两面之缘的陌路人。

    不知道哪一天就突然梦到了她,人声鼎沸的阶梯教室,她和他坐在角落里白日宣淫。

    一次,两次,三次···

    直到在电视台里录节目,他一眼就看到了她,不过两年时间,她越来越漂亮,像是被人娇养的玫瑰终于吐露芬芳。

    她按的电梯楼层是9,他看到了。

    犹豫许久,他终于踏上那一楼,准确的钻到她的身边,喊她‘姐姐’。

    事情闹到了微博上,黄山怀疑的问他是不是看见人家漂亮心痒了,他心想,痒啊,怎么不痒,他已经心痒都几年。

    开口却是:“根本没注意到她长什么样儿。”

    第二天去见她,他窝在沙发里,一眼都不看她,终于瞒过黄山。

    她变得很不一样,处理起什么突发事件似乎都得心应手,对什么人都笑嘻嘻的。

    当然,除了他。

    顾延听到她和别的男人打电话,虽然话不多,但是语气平和,甚至还有一些亲昵,是同他说话的时候截然不同的语气。

    真是过分。

    帮他擦头发的时候也是,明显的应付他,眼里的不高兴实在太明显了。

    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受折磨呢,不公平啊。

    他不好过,那她也别想独善其身。

    所以,他当着所有的人面儿,拉住她,说:“你工作态度真差。”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