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恐怖灵异 -> 温火炖肉(np)

正文 天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熠安和十二说完她要和顾延丶简照南玩儿“三人行”后,十二并没有显得多吃惊,反而是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放佛这样才是理所当然。

    “这样也不错嘛。”十二耸耸肩,停顿了几秒后又说:“反正他们两个都不介意,你就安安心心的接受就好了啊,之前我还在想你会什么时候甩了顾延,没想到他玩了这一出,啧,皮皮,你家大明星真是不简单哦~”

    皮熠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十二事实真相,“...其实,这主意好像是简照南出的。”

    十二惊的嘴巴都张大,好久才合上,唏嘘道:“果真是人不可貌相,简医生看着好正直的一个人,怎么这么会玩啊!”

    皮熠安轻叹一口气,连她都被简照南的外表骗了,别说十二了,简照南这人瞧着温润和善,其实相处久了才发现,他才是最有主意的那个人。

    十二盯着皮熠安看了半晌,突然奇怪的笑了笑,说:“皮皮,你有没有发现...”

    “什么?”

    “你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皮熠安啊了一声,紧张的问:“哪里不一样啊,我没觉得啊...”

    十二双臂抱胸,笑的神秘莫测,“你别不承认啊,被这两个人缠上会有变化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你瞧瞧你,满面红光,就差在脑门上写着我家男人特别好了,浑身都透着恋爱的酸臭味儿。”

    皮熠安心虚的揉了揉鼻尖,其实她也察觉出了自己的变化,这种改变不是指面容,而是心性和生活习惯。

    主要是家里那两只狗子实在是太过凶险。

    要是单独和哪一个相处,皮熠安一定是游刃有余的,可这两个人一旦揉成一个扔给她,她还真有点儿吃不消,他们俩虽然在小事特能沾酸捏醋,可一旦碰上什么原则性的问题,一定会统一口径来“对抗”皮熠安,一个接着一个的磨她,就是神仙也得吃这一套。

    “唉,我也是被他们俩磨得没脾气了,我和你讲哦...”

    两个人也有一个多星期没见了,所以能聊的话就格外的多,从双方感情到工作方面,任何繁琐的小事也够她们笑上半天,没注意就过了三个多小时,简照南和路子及过来接人的时候她们两都已经喝的半醉。

    皮熠安倒还好,可十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了,她这人擅长发酒疯,一喝多就喜欢扒着别人讲自己的秘密,讲到兴头上了还会跳个舞,拦都拦不住,路子及到的时候她正甩着头发缠着清吧的驻唱歌手跳探戈。

    可想而知路子及当时的脸色有多差,连哄带吓的把人从歌手身上扒下来,好不容易弄到车上带走了。

    简照南扶着皮熠安的腰把她弄到副驾驶上,她醉酒后的脸带着红晕,又格外的乖巧听话,扯着简照南的胳膊叫他“南南”。

    简照南望着皮熠安的眼神格外柔软,他侧身亲了亲她,用哄孩子的语气和她讲:“今天睡在我那里好不好,你一个人在家我真的不放心。”

    皮熠安根本没在听他讲话,答非所问的粘着简照南撒娇:“我想吃甜虾,你可不可以买甜虾给我?”

    简照南摸摸她的头,无奈的笑:“好,给你吃甜虾。”

    车开到半路的时候皮熠安的手机不停的响,她因为醉酒所以不是那么配合,简照南根本没有办法帮她把手机拿出来。

    到家后又忙着给她做蜂蜜水醒酒,刚把蜂蜜罐子拿出来简照南的电话又响了,另一边皮熠安又似乎从沙发上掉下来,屋子里什么声音都有,乱的不成样子。

    先把皮熠安从地上抱起来,又抽出手来接听电话。

    是顾延打过来的,他打给皮熠安是无人接听,就直接打到了简照南这边,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十分明智的。

    “她和时尔一起喝多了,我们刚到家,她一直闹着要吃甜虾。”简照南一只手牵制住皮熠安,一只手用来接听电话,语气很无奈的样子,可怎么听都透着一股深深的幸福和满足。

    另一边的顾延拍一场吊威亚的戏时不小心弄伤了手腕,现在刚才医院回来,一个人窝在房间里,这么一对比,可谓是弱小丶无助又可怜。

    皮熠安似乎是听见了顾延的声音,伸胳膊去抢他的手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叫顾延的名字。

    顾延的心瞬间软了起来,两个人就当着简照南的面儿腻腻乎乎的煲起了电话粥。

    情侣间无非都是那些话题,什么你想我丶我想你的,顾延知道她喝了酒,简照南又陪着她,嘴上不说,可心里的醋海早就翻了天,故意问说:“有简哥还不够吗,想不想要我,我昨天又梦见你了...”

    皮熠安枕在简照南的腿上,一只手环住他的腰身,却在和顾延通话,一边享受着简照南的轻柔按摩太阳穴,一边和顾延说:“想要...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简照南无奈的苦笑,任由他俩腻味着。

    毕竟,就算顾延嘴上占得便宜再多,可皮熠安的人还在他身边呐。

    简医生心里门儿清。

    “还有半个月就能杀青了,我会有一个星期的空闲,到时候你去机场接我好不好?我想马上就看见你。”

    “嗯,我和简照南一起去接你。”

    “让他开车,我们两个坐后排。”

    “...好。”

    讲的太过火的结局是,电话被简照南开成外放扔到一边,他直接把皮熠安按在沙发上就地正法。

    皮熠安在电话里就被顾延撩的够呛,现在有人主动送上门自然不会拒绝,被简照南亲的哼哼唧唧,又主动伸手解他的皮带,软软的说:“南南,我要...”

    没多久就被简照南亲成一摊春水,穴口往外吐着黏黏嗒嗒的液体,简照南故意用顶端来回磨蹭着她硬起的阴蒂,直到把她折磨到发出哭腔才肯插入,一下子就顶到皮熠安的敏感点,逼得她控制不住的说着“好舒服”。

    顾延几乎听完全程,等他们两个差不多结束的时候他也是快废了,咬牙切齿的又给简照南记上一笔。

    杀青宴那天中午顾延被迫喝了很多,导演和投资方几个人一块儿灌他,要不是他酒量大怕是就当场就要交代在那儿,可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赶着晚上的飞机飞回了南城。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704/" title="官场风流txt下载">官场风流txt下载</a>

    到南城机场的时候是凌晨,虽然刻意选了这种时辰,又隐瞒了行程,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顾延全副武装出机场的时候还是被粉丝逮了个正着。

    几百个女孩子把顾延团团围住,周围也不乏有凑热闹的路人,吴诚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的“双拳”还用来拿顾延的行李箱,一时间被困在原地,寸步难行。

    顾延还没怎么醒酒,整个人的状态就不是很好,皱着眉一步一步的往前挪,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一把抓住了顾延的衬衣,直接把他的纽扣拽了下来,顾延一下子停住了脚步看了过去。

    有那么一瞬间,几百个人都变得鸦雀无声,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其实顾延并没有多生气,只是他的长相就是这样,一旦不笑,就会显得极其冷峻淡漠,那么一双乌黑深邃的眼轻飘飘的看过去,扯纽扣的小姑娘快被当场吓哭了,甚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吴诚心里也直发憷,顾延今天的状态不对他比谁都清楚,要是真发了脾气估计分分钟就会登上头条指责他耍大牌之类。

    出乎他意料的是,顾延只是叹了口气,和这帮小姑娘耐心说:“大家都安静一点,这里是公共场合,我不希望因为我而影响公共秩序,而且,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们都快点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最好结伴走。”

    说实话,这话也只能安抚一部分稍微理智一点的粉丝,有很多女孩子甚至是从另外一个城市飞过来接机的,怎么可能听的下去劝?

    最终在机场保安和“粉头”的强行控制下,顾延也花了大半个小时才勉强从乌泱泱的人群里挤了出来。

    等顾延和吴诚到停车场已经凌晨三点,简照南清醒的坐在驾驶位上,皮熠安窝在后座睡的很香,顾延小心翼翼的坐上去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吴诚坐副驾驶,他对简照南的认知只限于简照南到横店和顾延的那几次几面,具体情况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当看到他和皮熠安一起来接顾延时还觉得有些奇怪,可到底是哪里奇怪,他又实在琢磨不明白。

    当然,即便好奇,他也没傻到问出口,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地址报上拜托简照南送一程,其余一句废话都不多说。

    吴诚下车的时候皮熠安迷迷糊糊的醒了,也是太久没见顾延,她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仍然是想的紧,笑嘻嘻的抬腿面对面的坐到顾延腿上吻他。

    顾延搂着她的腰回吻,暧昧的口水声在车内狭小的空间响起来。

    “想我吗?嗯?”

    顾延最后的尾音上扬,像是一根羽毛拂过皮熠安的心,又轻又痒,她轻轻咬了一口顾延的下唇,“特别想,想的茶不思饭不想,想的睡不着觉。”

    正在开车的没忍住简照南低声笑了起来,这小坏蛋要是有心也是真的很会哄人,瞅瞅顾延不就是被她哄得找不着北吗。

    茶不思饭不想?没人比她更会吃。

    睡不着觉?就刚刚还睡到咂摸嘴呢。

    因为高强度的拍摄工作,顾延的肌肉在这段时间练的愈加漂亮,皮熠安坐在他腿上伸手进衣服里摸,小嘴在他锁骨那里又舔又咬,顾延被她撩的通体舒畅,老老实实的坐着任由她解馋。

    简照南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顾延闲聊。

    “这次能待几天?”

    顾延一只手掐着皮熠安的腰,另一只手一下接着一下抚摸着她后脑勺的头发,像是安抚一只宠物猫,任由她在许久不见的主人身上为非作歹。

    他哑着嗓音回应简照南,“...差不多到月底,四月初要去一趟日本。”

    简照南重复问道:“日本?”

    顾延:“怎么了?”

    简照南说:“四月初我正好也要去日本进修一段时间,安安怎么办?”

    正在顾延身上“忙”的皮熠安直起身子来,故意逗他们俩,说:“都要去啊?那不就没人替你们俩盯着我了,南南,骆一还没出国吧,叫他过来陪我啊。”

    顾延:“......”

    简照南:“......”

    回的是简照南的公寓,刚踏进门皮熠安就被顾延捞进了房里,简照南好脾气的替他把行李箱拖进来。

    三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诡异的默契,仿若天生。

    等简照南推开房间门的时候,顾延已经得手了,双手兜着皮熠安的腰身不断耸动着屁股,皮熠安被他插得一脸酡红时才发觉简照南的存在,到底还是有些害羞,挣扎着不大肯配合。

    顾延稍微解了下渴后就不那么急躁,用巧劲儿把皮熠安按住不让她动,九浅一深的撩着皮熠安,哑着嗓音回头和简照南说了一句:“简哥,你要不然脱衣服跟我一起,要不上关门睡觉去,这么干站着她就要一直闹,别浪费时间。”

    简照南还没说话,皮熠安就先不干了,一个劲的往后退,嚷嚷着说不做了,让他们两都赶紧滚。

    可,请神容易送神难,齐人之福是那么好享的?说白了这两个男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都到了这地步怎么可能还由着皮熠安闹?

    简照南踏进房间,门被他一只手反锁上。

    他也不急着上手,反而是兴致勃勃的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黑黝黝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看着床上那两个人,就跟看现场艾薇似的,就差举着个板子喊“a”了。

    最关键的是顾延放佛完全不在意,该怎么弄还是怎么弄,男人到底力气大,要是认真的钳制她,皮熠安根本动都动不了,再加上她被顾延的技巧撩拨的不上不下,浑身发软,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来阻止。

    可能是因为这“特殊”的情况,异样的氛围直接刺激到了皮熠安,没几分钟后她就缩着屁股抽搐着到了。

    顾延沙哑的笑着,“简哥,她是不是太口是心非了,嘴上说不要你在这里,其实兴奋的不得了,下面紧的要命,床单都被她弄湿了。”

    简照南开始伸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还是欠收拾,得操爽了才能说句老实话,你快点儿,我这儿也快忍不住了。”

    “快?你也太低估我了。”

    “给我挪点地方,往那儿去一点。”

    “你把她搂住了...啊...操...这小坏蛋故意吸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