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我的万能火种

正文 第11章 黑莲古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孽龙山上,火光冲天,侵染云霄。

    “这么快就知道了吗?”王穹抬眼望去,露出微笑。

    果然人多好办事,那些光明学宫的精英弟子在炼化了元气之后,便成为了他的耳目手足。

    半天的功夫,便寻到了执法队的那些高手。

    轰隆隆……

    冲天的火光显得有些紊乱,杀伐的波动从中传来。

    很显然,那些人在获得力量,提升修为之后变得疯狂且膨胀,竟然直接与光明执法队的人动手了。

    “人类啊,只要看到一点希望,便会前赴后继,可惜了……”王穹轻叹。

    面对光明执法队,人数根本毫无意义,即便那些弟子融合了元气,实力大增,恐怕也不是那些妖孽的对手。

    “大人,你真的要与光明执法队为敌?”看着冲天的炎光,宫八流忍不住问道。

    对他而言,光明执法队是年轻一代最顶尖的人物,他们注定要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再过十年,二十年,这些人甚至会成为这个世界的梁柱,真正屹立巅峰之上。

    与此等存在为敌,实在太过不智,也太冒风险了。

    毕竟,光明执法队可不是一两个人,他们乃是一个群体。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身后是光明殿,这尊天地间最古老的庞然大物。

    “有什么不可以吗?”王穹轻轻瞥了一眼,冷冷道。

    “没……没有……”宫八流身躯一颤,如遭电击,那凌厉的眼神让他整个人都下意识缩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失言了,在这种可怕存在面前,这种话简直就是多余。

    与光明执法队为敌?

    旁边,流月儿却是心中冷笑。

    这些人恐怕还不知道他们家这位公子的真正手段,早在大荒凶神的古穴,已经有两名光明执法队的成员死在了他的手中。

    对于王穹而言,天下间,似乎没有谁是不能杀的。

    这位黑暗教会的小魔女,虽然不知道王穹的真正身份,不过却十分清楚,后者的身上藏着极为可怕的威能,一旦爆发,天下瞩目,这小小的孽龙山也藏不住这样的锋芒。

    光明执法队又算得什么?

    想到这里,流月儿不由期待起来。

    “走吧!”王穹大步流星,走向山野。

    仅仅依靠光明学宫的那帮人恐怕撑不了多久。

    铛铛铛……

    就在此时,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在山脚下响起。

    这铃声回荡在孽龙山前,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牵引神魂,顿时吸引了王穹的注意。

    他下意识转投望去,只见羊肠古道间,一道瘦弱的身影缓缓而来,他骑着一头坐骑,晃晃悠悠,惬意自在。

    那坐骑极为特别,身形庞大,方一出现,群山之间便有着一种奇怪的声音在传荡,似擂鼓,又似兽吼。

    “嗯?”王穹眉头一挑,不由露出讶然之色。

    他眸光如电,透过重重山雾,终于看清了那头坐骑的真容,那是一头毛驴,白色的毛驴。

    那头毛驴浑身雪白,宛若锦缎,在孽龙山这样的险地都如履平地。

    “驴爷!?

    这头白毛驴的样貌与驴爷实在太像了,不过细看之下,又有所区别,体型比驴爷几乎大了两三倍,蹄子有细微的勾爪伸出。

    “此人好生邪乎!”炎世明看着心头大跳。

    那一人一驴就像是一阵风,飘飘荡荡,游走峭壁之恻,转眼间,便到了眼前。

    这时候,王穹方才看清,那骑驴的身影是位少年,唇红齿白,俊朗非凡,一身白衣飘飘,纤尘不染。

    王穹自问自己见过的人不少,其中有王城血脉,也有大族弟子,更有绝世天骄,可单论样貌,除了当日罗青沅小白脸的扮相之外,却没有人可以与这少年媲美。

    “好重的血腥气!”

    白衣少年突然勒住缰绳,朗声道。

    一声落下,白驴嘶鸣,发出的声音极为古怪,似驴非驴,似马非马,倒像是野兽号角,荡起山风猎猎。

    “不同寻常。”王穹眼睛微微眯起,心生警觉。

    眼前这白衣少年深藏不露,竟然连他都看不透彻。

    “杀猪刀,万人屠,万里江山累白骨……好资质……”

    白衣少年微微笑道,目光落在了王穹腰间的黑龙刀上,旋即又上下打量了一番。

    “你是什么人?”王穹问道。

    “过路的!”白衣少年俯身摸了摸白驴的脖颈,笑着道:“是它寻来的。”

    “一头驴!?”旁边,流月儿忍不住道。

    “它可不是普通的驴,这是异种,传自极为古老的岁月,在妖兽之中拥有着极为独特的地位。”白衣少年道。

    “只可惜啊,它们的血脉太过特别,惹来老天忌惮,因此纯血极少,几乎快断根了。”

    白衣少年有些惋惜道:“当年林罗天身边倒是有一头纯血,或许是这世上最后一头了吧。”

    说到这里,白衣少年目光轻抬,似有深意地看着王穹。

    “你与它有缘。”

    “……”

    “你敢出言不逊?”宫八流下意识流露出狗腿子的气质,厉声喝道。

    “朋友,你说笑了,此等异种,与我无缘。”王穹淡淡道。

    “哈哈哈……”

    突然,白衣少年朗盛大笑,他二话不说,驾着白毛驴转身就走,蹄声踏踏,回荡山林。

    不多时,一声唱念响起,悠悠传来。

    “自古缘来不问仙,生灭只在一心间,忽然参得天人妙,来去匆匆也无缘。”

    宏音浩荡,渐行渐远,一道流光飞来,落在了王穹的身前。

    “你我有缘,这缘分当送于你。”

    王穹眉心大跳,抬眼再看,茫茫山野,再也没有那白衣少年的踪影,他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毫尘不染,如同谪仙。

    “真是个怪人。”流月儿忍不住嘟囔道。

    “大人,快看。”

    宫八流指着身前,叫嚷起来。

    王穹低头来看,一件黑漆漆的东西印入眼帘。

    那是一盏古灯,锈迹斑驳,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风尘,看上去平平无奇,唯有那灯台极为特别,宛若一朵盛开的莲花,妖异无比,泛着别样的光彩。

    “黑莲古灯!?”王穹神色异动,忍不住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