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一枝相思煨红豆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乱上加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八月十五过后,人间已是一场秋雨一场凉,白华城经此一劫,昔日的繁华盛景不再,满城哀声,萧索凄凉。

    凌云阁弟子全军覆没,失去女鬼牡丹的操控,他们凭自身修为,死得很快,也很惨。

    凌云阁在江湖上,如雨后春笋般,冒头很快,被一锄头挖去,也很快。

    随着凌云阁的消失,人间,也彻底乱了起来。

    各修仙门派皆想趁此机会,补上天下四大门派的空缺,少不得一番明争暗斗。

    北方被妖界占领,民不聊生,而朝廷不仅不为他们谋生机,甚至为了讨好妖界,将北方百姓,送予妖界吃食,一时间,各地百姓震怒,揭竿而起。

    崇妖的白华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没从中秋节那场屠杀中缓过神来,又被各地的百姓当作宣泄的出口,在杀入帝都之前,扬言要先拿白华城祭旗。

    这次没有女鬼作乱,只是人族之间的争斗,花曲柳不方便出手。

    阻止各地百姓侵占白华城容易,但他上古妖王一旦出手,就意味着白华城已沦为妖界的地盘,北方那些噬人的妖,只会更加猖獗,而人族,将会面临更大的灾难。

    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白华城被夷为平地,这里是他的宝贝心肝白茴茴的家乡,他若是连这都护不住,还有什么脸面赖在白府吃白食。

    唯今之计,只能让这天下,乱上加乱,乱成一锅浆糊。

    于是乎,在各地百姓辛苦跋涉数日,终于聚齐了足够的人手,在城外乱葬岗摩拳擦掌,预备攻打白华城之际,忽见乱葬岗上不久前才堆满的尸身,竟纷纷挣扎着爬了起来。

    诈尸啦?

    百姓们惊恐不已,两股战战,只觉得手里的锄头铁锹都快拿不住了。

    那些浑身浴血、腐烂生蛆、尸臭熏天的玩意,彷佛饿极了,张着血盆大口,一步步朝着百姓们围拢,亟待饱餐一顿。

    这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百姓们惊慌之下,奋力挥动手里的武器,锄头铁锹、镰刀木棒,硬是杀出来一条血路,待到逃出乱葬岗,远远遥望在风雨中飘摇的白华城,领头的汉子朗声道:“白华城已被恶鬼包围,无需我等攻打,不日便要沦为一座死城,兄弟们,咱们直接攻打帝都去吧!”

    在百姓们杀气腾腾地赶往帝都之时,白华城外乱葬岗上,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碾着脚下的残尸,拍了拍衣袖,往白华城飞去。

    白茴茴的小院中,花曲柳躺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看着坐在石桌前狼吞虎咽的黑袍男子,嫌弃道:“你说你啊,除了吃,还能不能有点别的追求?”

    “要不是冲茴茴姑娘这份厨艺,就你这点子破事,值得我亲自跑一趟?”鬼王千屈啃完一根肉骨头,将油滋滋的手在黑袍上抹了抹,不屑地瞟了眼花曲柳。

    前几日,花曲柳给幽檀山去信一封,请鬼王千屈来白华城帮忙搅浆糊。

    只要鬼界搅和进来,北方的妖就不敢肆意妄为,而白华城,也能得喘息之机。

    不过就是将乱葬岗的死人唤起来吓吓人,也不是啥麻烦事,千屈整日蹲在百鬼阵里,守着那些入魔的鬼灵,许久没有出来透透气了,而且他馋白茴茴做的红烧排骨馋了好些年。

    左右不过几日时间,百鬼阵也出不了大问题,他便应邀来了。

    花曲柳摇头失笑,道:“就是人间这点子破事,愁得我家茴茴好几夜都睡不安稳。”

    “本王都愁得好几年没睡安稳了。”千屈叹了口气,满桌美食,突然就不香了。

    “你一个鬼睡什么觉?”

    “嘿,鬼难道就不需要养精蓄锐了吗?听说你一个上古妖王,还每晚搂着佳人入睡呢。”千屈不服。

    花曲柳老脸一红,赶紧转移话题,道:“咳,百鬼阵还没进展吗?”

    “别提了,老子头上都快长草了,也没查出那些狗东西是怎么跑出去的。”

    他怕是忘了自己当了三千年的狗这件事,好意思骂别人狗东西?

    花曲柳蹙眉道:“那些狗东西跑出去十年了,竟一点动作都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谁说不是呢,尤其是那个阵眼,你也见过,就那么丁点大的鬼娃娃,他还反了天了,竟能带着一千多只鬼灵离家出走。”

    正认真思考的花曲柳被千屈这番话逗笑了,敢情那鬼娃娃是你生的养的不成?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鬼娃娃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趁你们不妨,寻找机会逃走?”花曲柳分析道。

    “不能吧,那他的修为该有多高啊,能在我和阿薇的眼皮子底下隐藏实力?何况三千年前,鬼帝修补百鬼阵的时候,也不曾发觉阵眼有何异状啊。”千屈蹙眉深思,他倒从没想过这个可能,不过是个小小的阵眼,难道还真能反了天?

    花曲柳道:“当时那些鬼灵逃走之时,镇压百鬼阵的桃木还在,那问题只能是出在阵眼身上了。”

    “是这么个理,但我派人寻了十年,那些狗东西就如泥牛入海一般,连蛛丝马迹都不给老子留下,也不知跑哪里快活去了?等到真惹出了事,还得老子给他们擦屁股。”千屈气得捶桌子,倒真像是自家的傻儿子跑出门捅娄子去了。

    百鬼阵是幽檀山的东西,若是那些从阵中逃出去的玩意四处作乱,鬼王千屈可不得跟在后面收拾烂摊子。

    花曲柳向他投来同情的目光,三千年前百鬼阵鬼灵弑杀十万仙君之事,他亦有所耳闻,而三千年来,那些鬼灵走火入魔,修为灵力大涨。

    当年便那般凶残,如今,又有谁能与之抗衡?

    那些狗东西一旦出来作乱,只怕不是他鬼王能制止得了的。

    千屈啃完最后一块排骨,吮了吮油腻的手指,便要告辞回幽檀山了,他还得赶回去盯着百鬼阵中那些没来得及逃走的鬼灵。

    近段时间,百鬼阵中,十年前被鬼帝修为压制的鬼灵愈发躁动不安,千屈有种预感,从百鬼阵中逃出去的狗东西们,很快就要出来搞事了。

    不过,他刚站起身,便看到天边飞来一只黑鸟,嗯?怎么看着像一只猫在天上飞?

    千屈怔愣的功夫,那玩意已落到了小院中。

    “你不在仙魔战场守着,怎么跑我这来了?”花曲柳从摇椅上站起身,心中生出一丝不安来,自从十年前回龙山一别,他们几个便极少碰面。

    景黎魔君更是坐镇魔界大营,轻易不会离开仙魔战场。

    他今日前来,定然不是为了叙旧。

    果然,景黎魔君沉声道:“小枝出事了。”

    他摊开手,一只被黑雾笼罩的灵鸟从他的手心跃起。

    那是陆七用来传讯的灵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