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正文 第365章 都是为了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啊啊啊啊!——”

    彩女藏在树干之后,远远看着刚才嚣张朝气的少年神将灭堂牙,此时却是扶着肩膀提着长枪,整个右肩都被打穿变形塌陷进去,半身浴血,如同丧家之犬惨叫着忙不迭地往外逃窜。

    按理说,此时正是她下去收割人头的最好时机。她的武器可是来自苍蓝区的猎人工房,通过提取硫龙魔、斩龙魔、鹿角魔的素材锻造而成,名为‘硫斩狩魔双刃’,可以通过接受阳光暴晒充能,激活武器内光能后所爆发的第一击将直接洞穿光甲,哪怕是大白天,她也能凭此一击秒杀任何武者,这双刃在她手上不亚于任何极神兵。

    然而彩女根本不敢下去,她甚至不敢乱动,全身心都在收敛气息,隐匿身形,以掩饰内心的惊恐。

    背刺涅若。

    强袭灭堂。

    仅仅在这几个小时里,琴乐阴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她的认知。她一开始以为琴乐阴也就是个高配版的灭堂牙,顶多就是聪明一点,帅一点,高一点,但现在看来她完全被迷惑了——琴乐阴一旦暴起,瞬间就掌控了整个局势!

    就算是她自己,也不敢说能重创涅若,更不可能在杀伤涅若后,还游刃有余地打得灭堂牙落荒而逃!

    她对目前几位剑鞘都调查过,灭堂牙可是夏暮区的背嵬精灵,曾有一身转战三千里,五天五夜不休眠的战绩,哪怕并非最强,但灭堂牙恐怕是剑鞘里韧性、续战能力、防守能力最强的守护者。

    灭堂牙可以被战胜,但很难被打败,先前涅若戴上疯狂面具都拿不下他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然而这面夏暮之盾,居然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被琴乐阴强袭击穿,负伤逃亡!

    琴乐阴这份爆发杀伤,已经超出彩女的理解。论瞬间爆发力,或许琴乐阴是七剑鞘的第二——第一自然是那位隐藏的瞬灭者。

    现在的问题是,琴乐阴悍然出手,不再隐忍,他到底想做什么?

    现在涅若和灭堂牙不在,击败他们两个的琴乐阴就是当之无愧的战场主宰,他还有必要跟自己合作吗?

    不,击败涅若和灭堂牙,就算是琴乐阴,也肯定要付出一定代价吧?

    想到这里,彩女按住腰间双剑的剑柄,眼里闪烁着明灭之火,轻轻落到地面。

    如果琴乐阴实力不济,需要时间恢复体力和精神力,那么他现在就必然会尽可能隐藏起来,远离自己这位‘盟友’。毕竟所谓的联盟只是虚情假意,剑鞘之间的真实关系终究是你死我活。

    现在琴乐阴已经取代了涅若,成为剩余剑鞘里的最强者,但偏偏状态不佳,她没理由放过这样的机会。

    盟友,不就是用来背刺的吗?她也只是先下手为强。

    不过,如果反过来,琴乐阴如果主动找到她,那就意味着琴乐阴不仅还保留着充足的战力,而且他还不满足于让两位剑鞘退场,将目光也投放到自己的盟友身上……

    “在看什么呢?”

    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如同情人在床上的轻抚调情,又像异形魔的长舌头舔舐她的耳蜗,恶心与恐惧瞬间令她浑身僵直,一股森寒冷意自尾椎骨充溢至全身。

    她缓缓侧过头,看见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而这只手的主人,正是血衣罗裳的琴乐阴。他的嘴角沾着不知道是谁的血迹,轻轻上翘,露出和善亲切的笑容。

    在琴乐阴后面,是三只鬼鬼祟祟行路无声的野蛮座兽。彩女也曾经见过凶豺豹猫这些座兽,几乎所有座兽在成长后都自动精通类似于凌虚步伐的匿踪步伐,猎杀无声是座兽的本能。

    气味。

    彩女对自己的潜伏能力很自信,琴乐阴是断然不可能发现自己的所在,然而在座兽面前,她这点潜伏能力毫无意义——作为天生猎手,座兽的嗅觉足以锁定她的位置。

    彩女露出讨好的表情,松开握住剑柄的手,微微扭过身子,尽可能展现出自己的玲珑身材,眉眼弯弯地笑道:“我看见灭堂牙落荒而逃,正打算过去帮你斩草除根呢。”

    “是吗?但没必要,灭堂牙只是癣疥之疾,可杀则杀,杀不了就以后慢慢来。”

    乐语依旧紧紧按住彩女裸露的玉肩,沾满血迹乃至血肉碎片的手指在她洁白光滑的肩膀上留下深深的血污痕迹:“但瞬灭者,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患,非死不可!”

    “彩女愿听从琴公子的命令。”彩女低眉下气乖巧说道:“愿为水云宫和琴公子效死!”

    “这话,你敢说,我可不敢听。”乐语轻笑一声:“圣剑辉耀的契约威能,你我再了解不过,就算你说的再多,就算你的人在这里,但你的心也不可能归属于我。”

    “不过也没所谓,我要你的心干嘛?我要你的人就够了。”

    彩女看上去似乎浑不在意,但她全身肌肉已经绷紧,双手悄无声息地摸向双剑。一旦琴乐阴死咬住她不放,她也只能动用硫斩猎魔双刃的底牌,给琴乐阴一招狠的——她也不指望自己能重创琴乐阴,毕竟对方可是一个能连败涅若灭堂牙的狠人,还留有余力找自己麻烦,足见他的自信!

    “别紧张,你对我还有用。”乐语一看彩女的架势,就知道自己演戏演过头,连忙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安抚道:“现在两位剑鞘退场,剩下的人除了你我,还有瞬灭者,御兽者,以及从未出现过的隐藏剑鞘。”

    “现在我已经掌控局面,瞬灭者也奈我不何,按理说我现在只需要截断其他人的作弊渠道,就可以获得全知之眼的胜利。”

    乐语走到彩女的后面,手依旧按着她的肩膀,说道:“但这样就够了嘛?不,我还要更多。”

    “涅若他跑掉了,必然会卷土重来;灭堂牙虽然重伤,但他仍有余力。更重要是,我需要在这里解决瞬灭者——瞬灭者多存在一秒,都是对我的极大威胁!”

    “因此我会给予他们希望,给予他们重返战场的理由,任由他们的人继续考试……更重要是,瞬灭者太过谨慎,我需要想办法勾引他出来!”

    “你想如何?”彩女问道。

    “你假装被我重伤退场,等待信号再与我汇合。我继续与瞬灭者周旋,最好的结果莫过于我直接解决了瞬灭者,如果我还是无法找到瞬灭者的踪影,那么到时候灭堂牙和涅若肯定会找机会伏击我,到时候便是你表演的时候。”乐语说道:“吃不到大鱼,将这两条小鱼吃干净也好。”

    “那御兽者……”

    “他估计不会出现了。”乐语眯起眼睛,回头看了看乖巧的凶豺豹猫:“他假意与我合作,还送来三只座兽协助我行动,实际上他只是想借我的手铲除其他作弊者,煽风点火罢了。”

    “御兽者并不在意我能否铲除其他作弊者,他只需要让剑鞘们的目光都聚焦于我——你发现我和这几只座兽在一起的时候,你不也怀疑我跟御兽者合作了?”

    “无论是你们怀疑我和御兽者合作,还是我借助这几只座兽铲除你们,御兽者的目的都达到了——他可以悄无声息地进行自己的作弊计划。“

    跟乐语合作的剑鞘,没有一个简单货色。

    一开始乐语也以为‘风吕’主动将座兽送过来这么实诚,看起来跟一个跟灭堂牙差不多的智者,但他很快就回味过来——这是拿他当枪使啊!

    如果不是这几只座兽宝可梦暴露了他,乐语完全可以一个接着一个找剑鞘偷情,而无需像现在这样如同钢丝上跳舞,同时跟多位剑鞘周旋,都快变成全知之眼考试里最耀眼的交际花了。

    “御兽者对场外合作如此不上心,只能证明一点。”乐语说道:“他不在乎我们作不作弊,他有信心让自己的剑主夺得第一名!”

    “另外一位从来没出现的剑鞘,估计也是信心万分。如果往最坏的结果考虑,那就是他们两个的剑主能在这场考试获得满分!”

    “所以你明白了吗?全知之眼我们已经输了。”

    彩女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微微点头。

    虽然说除了第一名外,其他名次也会有积分,但寻剑争位只会有一位胜利者,皇位只有一个坑,也就是说没有第一名就等于输了。

    “再着眼于这场考试已经没意义,所以我也不在乎其他剑鞘的作弊。”乐语说道:“但若是能趁这个机会让其他剑鞘彻底退场,就算御兽者能领先一时,又有什么意义?”

    彩女收敛起媚笑,沉默片刻,平静问道:“那为什么不是你退场,我想办法寻找瞬灭者?”

    如果说彩女之前只是怯于乐语的强势而屈服,那现在她是真的被乐语说动了,开始争取自己的利益。而且,乐语的思考方式也很对她的味道——她这种潜伏者,自然更喜欢暗中行事解决对手,而不是在战场上夺取光明正大的胜利。

    “因为我不怕瞬灭者,更因为我有办法将涅若和灭堂牙引出来!”乐语笑道:“他们两个都是自傲武人,见我没有折损他们的作弊人员,必然不愿意领我这份人情,肯定会尽可能恢复战力后就找我一较高低!”

    现在琴乐阴势大,而且跟涅若灭堂牙打交道的也是琴乐阴,难道彩女还能说一句‘真的吗我不信’‘万一呢’‘不是的话你赔钱’之类的话来杠他?

    而且,虽然琴乐阴没说,但彩女听得出他的潜台词——比起那两个自傲武人,彩女这个擅长潜伏的刺客才是他的心腹大患。万一他跟瞬灭者打得火热时,彩女忽然出来阴他一手,那就轮到他退场了。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彩女都认为如果她是琴乐阴,她也会让自己退场。现在琴乐阴不仅没有上来就痛下杀手,反而只是让她假装重伤离场,彩女都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发挥作用了,居然能让阴险狡诈的琴乐阴给出这么一份优厚的盟约。

    “好吧。”彩女眨眨眼睛,假装擦眼泪:“还请公子怜惜奴家……”

    “等下你看到信号,就意味着我将涅若和灭堂牙勾引过来了,你赶紧过来收割人头就是了。”

    乐语手上泛起光爆,五指如同虎钳般按住彩女的白璧无瑕的玉肩。

    “不要害怕,我就在外面蹭蹭,不会捅进去的。”

    ……

    ……

    看着彩女扶着血肩落荒而逃的背影,乐语松了口气,一边离开小树林,一边从铁盒里拿出金属徽章,敲击两下。

    “音,你看到彩女了吗?”

    金属徽章回复道:“如果你指的是那位穿着黑色紧身衣,看上去一点都不检点的女人,那我看见了。”

    “不要对她产生固定印象。”乐语说道:“说不定她平时只是一位戴着厚眼镜,扎着麻花辫的普通女学生……说不定她本来的印象会吓我们一跳。”

    “你觉得她会变身?”

    “现在暴露的剑鞘里,她是唯一一位我没有任何印象的剑鞘,我认为在学院里甚至可能找不到她这个人——她肯定用了特别的方法隐藏起来,事实上,她也很擅长隐藏。”

    乐语说道:“刚才我假装重伤,勾引她出来后,反手一击将她重创,现在她也不得不退场了。否则不需要我,你都可以彻底终结她的生命。”

    徽章:“那你为什么不追杀她?”

    “因为这场考试已经出现两位满分考生。”乐语将自己对御兽者和未知剑鞘的猜测告诉‘音’:“全知之眼已经不再重要,我想将其他剑鞘勾引到一起,然后我在前方牵制,由你来狙杀他们。”

    “放跑他们是必须的,不然一旦出现伤亡,先不提校长会不会阻止,其他人必然会更加谨慎。而现在我没有破坏他们的作弊人员,还继续留在这里挑衅他们,他们治好伤肯定会卷土重来,那时候才是我们将他们一锅端的最好时机。”

    对面沉默片刻,问道:“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最后一颗铳弹会为我而留。”乐语说道:“在你射出最后一颗铳弹之前,我都愿意相信你。”

    又是一阵沉默。

    “我会一直盯着你。”对方回应道:“你的命由我收下,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可以收下你的命。”

    “既然你愿意相信我,那我也愿意给出这个约定。”

    “一言为定。”乐语露出笑容,暗暗松了口气,将徽章放回铁盒里。

    他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计划。

    涅若天不怕地不怕,明双鲤是他唯一的软肋,对付他要以势迫人,使其焦虑;

    灭堂牙脑子不好,不用跟他解释太多,只需要让他知道结果是好的他就会相信你,对付他直接霸王硬上弓,有理不说清;

    彩女心性狡诈,无情无义,对付她要以力压人,以利诱动;

    而‘音’,乐语之前已经花了多天时间建立关系,他知道‘音’其实是一个很孤僻的人,不然也不会居然找同为敌人的剑鞘来聊天。这种人是最容易相信别人,‘音’以为自己是坦诚,但实际上那是孤独。

    ‘音’是最好对付的,有这段情谊作为基础,乐语说什么他都会信。当然,一旦对方发现乐语在说谎,那这段关系就会轰然崩塌。

    但是,只要对方没发现,那不就行了吗?

    其实乐语已经暴露出许多值得怀疑的地方,但‘音’依旧愿意相信他,就是因为乐语并没有踏出出轨的那一步,令‘音’不愿意怀疑他,而是更愿意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计划之内。

    有恃无恐是因为察觉到被偏爱的可能。

    现在,乐语糊弄住四位剑鞘,另外两位根本没有出现,他彻底控制了这场全知之眼考试的局势。

    剩下的,就看明水云她们的发挥了。

    想到这里,乐语看向宏伟的夜魇教学楼,不禁叹了口气。

    他又是周旋,又是欺骗,又是背叛,又是说谎,舍弃名誉,牺牲节操,冒着被人指指点点的风险,一旦事发暴露说不定还会被人辱骂为‘人尽可盟’的贱人,还不是为了给明水云营造出一个好的考试环境?

    他劝服涅若的理由是‘为了明双鲤’,但实际上,他也不是为了明水云。

    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

    如果明水云这次考差了,乐语真是打她屁股的心都有了。

    下午的温暖阳光穿过树林,落到乐语那张忧虑的脸上,散发出母爱般的慈爱光辉。

    听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