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都市言情 -> 一胎六宝:总裁爸比超凶猛

正文 第498章我看中的人不会有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董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第二个签下与战氏集团解约书的人。”战瑾煵微微蹙眉,语落之时,扣打在桌面上的手指,突然有一下敲得很重。

    “啪”的一声,吓得李董事双腿一软,直接瘫跪在了地上。

    “是……”李董事垂着脑袋,现在真的是后悔莫及。“是我不对,一直都是张董事蛊惑我的,真的……我没想过要离开战氏集团。毕竟……我们老李家也是依靠战氏集团,才会有今天的成就的。

    如果现在我离开了战氏集团,我们一家老小以后要怎么办呀?”

    “是呀,你现在离开了战氏集团,你们一家老婆以后要怎么办呢?”战瑾煵顺着他的话,轻描淡写的说着。可紧接着口吻立刻大变。“你现在不知道离开了战氏集团,以后你们一家老小要怎么办了?

    那一周前你毫不犹豫跟战氏集团解约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替我想过。如果你们这些老董事们,集体一起要离开战氏集团,拿走属于你们在公司里的股份。我战瑾煵,我战家,又应该怎么办呢?”

    他双手支撑在桌面上,暴怒得将跟前的文件,全部都掀翻在地上。

    “你们一个个的,随便指出一个人出来,都是年过半百了。战氏集团给了你们多少好处,为你们养了几代人,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一下。你们那样做对得起我战家吗?

    而我战家从来没有对不起任何一位与家族,与公司有恩的人。”

    战瑾煵的话说得那些董事们个个面红耳赤,纷纷垂下脑袋,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声。

    “说话呀,为什么不说话了?嚷嚷着要解约的时候,你们的话不是挺多的吗?现在全部都成哑巴了?”他看着这些人头实在是疼得厉害,甚至还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滚吧,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他转身大手一挥,示意那些跟公司解约的董事离开。

    其实刚刚当汪净祥统计好,跟公司具体解约的董事有多少人的时候。他已经痛心疾首了。

    “战少,再……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对呀,求你了,就当……就当看在我们曾经为战氏集团,也……也出了不少力的份上。”

    “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他们之所以会如此干脆的离开战氏集团,那是因为他们只图眼前的利益。知道宫氏集团破产了,而接手人是宫品海。

    而战氏集团现在也遇到了危机。张董事给出了他们一份,极大可能宫品海之后,也会接手战氏集团的文件。

    所以他们才会相信,并如此决绝的离开养育了他们几辈人的战氏集团。

    有人拉了拉还愣站在那里的张董事,示意他也请求一下战瑾煵。

    如果他们这些人都离开了战氏集团,以后还没有好归宿的话,很快就会坐吃山空的。毕竟他们依靠战氏集团,全部都发展成了豪门贵族,突然之间让他们的家人节省,绝对不可能的。

    “瑾煵呀,张伯伯之前说话实在是……太过份了一点。你们年轻人的心都很大度,应该不会真的跟张伯伯计较吧?张伯伯年轻大了,耳根子软,我会这样做也都是因为宫品海的谗言。

    你就看在我们老张家在战氏集团工作了三代人的份上,这件事就不要追究了吧?

    我们已经签订好的合约,你就当没有签订,把它们全部都烧了吧。”

    张老头又开始了倚老卖老的角色。口中的言辞说得轻松自然,那感觉就好像这战氏集团是他的一样,只要他不高兴就可以离开,开心的时候又可以回来。

    “战氏集团如今是处小庙了,容不下像张董事这么大的一尊重佛,张董事还是赶紧离开战氏集团吧。”

    说话的人不是战瑾煵,而是他身边的汪净祥。

    战瑾煵面对这群恶心的人,一个字都不想再多说。

    “我在跟瑾煵说话,这里哪有你一个小小助理讲话的份?”张董事不悦的呵斥着汪净祥。

    “如果他都没有资格在这个会议室讲话的话,那么你就更没有资格了。”林筱乐所站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战瑾煵的侧颜,他的脸色很不好。都是被这些人给气的。

    “因为你已经不是战氏集团的人,你还能够呆在这里,都是战氏对你的恩赐。”

    “你……”张老头横眉瞪目的盯着林筱乐:“你别以为瑾煵跟你的关系好,你就可以在这里撒野,我可是战氏集团的三代元老。就算是瑾煵的爷爷在世,那也得给我几分薄面的。”

    “是,张董事倚老卖老,在战氏集团的地位确实是很高。用你的话来说,你想要瑾煵的爷爷给你面子,那我劝你一句,现在就直接去找瑾煵的爷爷吧。”

    “你……咳咳……”张老头被林筱乐怼得激动的咳嗽起来。“你这是在咒我吗?”

    虽然他的年龄已经六十多了,可是身子骨一直都很硬朗,所以才赖在战氏集团董事位置上不走,还让自己的儿子在他的手底下工作。

    “把张永才‘请’出战氏集团。”战瑾煵转身命令着门口的保镖。

    他不在以尊称称呼他,直接顺利着他的名字。

    “瑾煵,我们俩单独聊聊好吗?你不能对我们张家如此狠心……”张永才急切的说着。“我愿意把手中属于战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无条件的捐献出来,只希望你留我们一家人在战氏集团工作?”

    “你还是把那些钱留着一家老小养老吧。”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对于张永才来说,只不过是几年他们一家人在战氏集团的利润而已。可若离开了战氏集团,别说是百分之二十了,百分之百都维持不了一家人的生活几年。

    “你不能对我那么狠的,我可是战氏集团的三代元老。”张永才反抗着抓着他的保镖。“你们放开我……如果让外界的人知道,你如此对待战氏的功臣,他们一定会戳你脊梁骨的……

    战瑾煵好歹你也得叫我一声伯伯,你真的要把事情做得如此之绝吗?”他愤怒的呵斥起来。

    “带走。”

    汪净祥命令保镖。

    “对不起……”张永才双腿一软,放下所有的尊严,直接给战瑾煵跪下了。“都是我的错行了吧?这件事是我一个人所为,我承认我……我勾结了宫品海,才会怂恿这些董事的。

    但……但这事跟我儿子,还有孙子们没有关系呀。请你大发慈悲,让他们继续留在公司吧。”

    他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干脆舍弃自己保全自己的后辈们。那样一来损失也不会太大。

    汪净祥一手挥,保镖强行把张永才轰了出去。

    他想得倒是挺美,一切都被他算计完了。他以为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聪明吗?别人都是蠢货?

    解决了张永才现在轮到剩下的人了,他们齐刷刷的站在一排,等待着战瑾煵的发落。

    “秦董事觉得我应该如何处理他们?”战瑾煵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看着秦忠远,礼貌的询问了一下他的意见。

    “虽然这是公司里的事情,但战总已经处理好了,那么也就算是你的家事了。战总自己决定就好。”

    “秦董事不必过谦,你与我父亲自幼就交好,还是我爷爷最得力的门生。不管是战氏的家事,还是公事都是有资格过问的。”

    战瑾煵不仅是此时当作大家的面尊重秦忠远,以前也是如此。而此时这般特意的言辞,就是说给在场的人听的。

    以后除了他战瑾煵,在这个战氏集团,最能够说得上话的人,那绝对只有他秦忠远一个。

    “秦董,你了解我的,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都是着了张永才的道呀。我完全不知道张永才和宫品海有勾结,你帮我向战总说说好话,让我留下来吧。我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为战氏集团工作的。”

    “对呀,秦董帮帮我们吧……”

    大家听出了战瑾煵的言外之意,直接要秦忠远帮他们求情。

    秦忠远有些为难,但如果不开口的话,肯定又会得罪这些人。

    不管是为了这些人考虑,还是为了战氏集团考虑,他都将站在大公无私之上说话。

    “罪魁祸首已经离开了战氏集团,他们跟了战氏集团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战氏集团一天之内,赶到这么多董事离开,外界肯定会胡乱传言的。不防把他们留下。

    不过,公司得有公司的制度,有赏罚必需得明确。不然肯定会乱了套。至于战少要怎么处罚你们,还得看战少的安排。”

    秦忠远是没有绝决的决定权的。

    “既然秦董都替你们求情了,那么我就让你们回到战氏集团,但至于你们愿不愿意,那就是你们的事。”战瑾煵把这里的事交给汪净祥处理,他朝着对面的林筱乐走来,拉着她的手离开会议室。

    没有与战氏集团解约的那些董事,自然没有必要继续呆下去。他们只需要带着美滋滋的心情,等待下个月四倍的利润奖金就行了。

    战瑾煵他们走在前,秦忠远他们走在后。他刻意和林筱乐站在走廊里等待着他。

    “秦伯伯。”在看到秦忠远走出来时,他尊敬的叫着。“谢谢你。”

    “我从来都没有看错人,你是老战的儿子,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让战氏集团走到那一步。你不用谢我,你本来就是最优秀的。”秦忠远伸手轻拍了两下战瑾煵的手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