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都市言情 -> 镇国神帅

正文 第364章 欠债五个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青禾医馆门前,瞬间剑拔弩张。

    天公亦不作美,乌云压顶。

    沈中天眸中恨意更深了些,他低声喃喃道:“看到了吗?这是老天都在替我儿叫屈,我沈家从没被人如此欺负过,今日不杀你,我沈中天,愧对沈家列祖列宗!”

    话音落下,天空竟也跟着劈下一道雷。

    陆青青回身望了苏牧一眼。

    苏牧当即对她示意道:“站远点,别伤着你。”

    可他刚要上前挡在陆青青身前,陆青青竟抢先一步!

    一瞬间,沈中天刚抬起想要发令的手顿在了半空中!

    “陆小姐!”

    他万没料到,节骨眼儿上,陆青青竟再度站了出来。

    “你当真不惜为了这么一个不值钱的下贱胚子要跟我沈家作对?”

    不值钱的下贱胚子?

    陆青青听了这话火冒三丈。

    陆济生悬壶济世这么多年,对待每个病人都一视同仁。

    他老人家最厌恶的就是这种“自视甚高”的姿态。

    陆青青强压怒火道:“沈伯伯,我代表不了陆家,也不是要跟你作对,但苏牧这人的命,你不能要。”

    “为什么!”

    沈中天不好跟陆青青硬来,脸色涨红问道。

    “因为……”陆青青杏眸微挑,看上去想了那么片刻,忽道,“因为他欠我的钱。”

    “什么?”

    沈中天愣住了。

    苏牧也愣住了。

    他何时欠过陆青青的钱?

    “沈伯伯,他欠我的钱,且不是一笔小数目,你若现在将他打死了,我找谁说理去?”

    “你……”

    沈中天无可奈何道:“他欠你多少?我沈家来还!只要你让开,不论多少钱,我沈家都拿得出!”

    沈家在天京经营生意众多,自不会在意小钱,即便是数目不小,为了沈若愚这条命,也定然愿意拿出来。

    沈中天一面说一面不屑朝苏牧瞥上一眼。

    毕竟苏牧怎么看都不像是出身于望族之人。

    陆青青深吸口气,伸出玉手摊了开。

    “五?”沈中天拧眉思忖,又道,“五十万?”

    在他眼中,苏牧也就只值五十万了。

    陆青青怒气摇了摇头道:“沈伯伯,您这是看不起我陆家吗?若只有五十万,我至于在这里大费周章吗?”

    闻言,沈中天面色一僵。

    陆青青的话不错。

    五十万于他陆家而言,从牙缝儿里抠都能抠出来。

    如是说,着实有些伤人面子。

    “青青,我不是那个意思,那就是五百万了?”

    说着,沈中天又朝苏牧瞥了一眼。

    五百万,不多但也不少,沈家愿意赔上这五百万!

    只是他当真想不明白,陆青青怎地就愿意平白无故将五百万借出去,还是借给了沈家的仇人!

    可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陆青青却再度摇了摇头,末了还叹口气。

    沈中天一头雾水!

    不是五百万,不是五十万,总不能是五万吧!

    五万……算得上钱吗?

    “青青,你直说,到底是多少!”沈中天懒得再猜!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陆青青身上。

    只见她眼睛都没眨一下,朱唇微启,轻道:“是五个亿。”

    “什么!”

    沈中天目瞪口呆。

    险些双腿一软原地坐下。

    五个亿?

    什么过命的交情才能借给别人五个亿啊!

    即便是他沈家的公司进行跨国合作,签署五个亿的合同也要审慎考察一番,严谨再严谨。

    可眼前的苏牧,就算是将他家祖坟都算上,沈中天都不认为能值上五个亿!

    “青青,”他沉声道,“别跟伯伯开玩笑。”

    “伯伯,我没有开玩笑。”陆青青绷着一张小脸儿,着实不像是在说笑的样子,“就是五个亿,如何?只要沈家愿意出这个价钱,他的死活,我不管。”

    呃……

    身后的苏牧听到“不管”这二字时,一时竟哭笑不得。

    可陆青青帮他是情分,不帮他是本分,这原本就跟陆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更何况依他来看,沈家也不一定愿意为了死去的沈若愚多花五个亿!

    果不其然,沈中天犹豫了。

    “青青,你当真?”

    “当然当真,半个字不假。”陆青青更是挺直了胸膛,甚至还伸出一只手,一副当下就要讨钱的模样,半点儿不怕“不体面”。

    “耍赖”的姿态倒跟苏牧有几分相像。

    沈家众人各个面色复杂。

    沈中天亦跟着不再作声。

    原本阴霾的天气竟忽然转好,天边太阳冒了出来,几缕阳光洒在青禾医馆门前。

    过了好一阵子,才听沈中天开口道:“好,五个亿,我记下了。”

    说罢,他兀自点点头,看了陆青青一眼,随即又恶狠狠瞪了苏牧一眼,这才返身离开。

    大张旗鼓而来。

    偃旗息鼓而去。

    苏牧看着他们铩羽而归,只觉好笑。

    且趁着其中一人上车、即将关闭车门时,脚下蓦地一挑,甚至没有用双手,直接凌空将那空白灵牌踢进了沈家的车里!

    动作流畅,脚力令人惊讶,精准度更是令人刮目相看。

    陆青青眸底也闪过一道钦佩之意。

    她没来得及掩饰,就被苏牧看进了眼中。

    苏牧只轻巧一笑道:“那东西,晦气,怎能脏了青禾医馆的地盘儿。”

    很快,沈家一排车子离去。

    青禾医馆再度恢复了平静。

    苏牧忽听到身后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回身一看,正是丁顺。

    “大哥我来迟了!”

    他颠儿颠儿跑着,看上去很是焦急,脑袋上已染了一层薄汗。

    “大哥!人呢?”

    跑到苏牧身边,他四目扫视,发现没有半点儿异常,疑道:“方才我听说外面出了乱子,心想一定跟你有关,急死我了,可那抽血的小护士愣是找不到我血管,她急得满头大汗,我跟着急得也是满脑袋汗,好不容易才给扎上,到底怎么回事?”

    丁顺眼中冒着几分担忧,还有好奇,就像是刚刚扑进瓜田里的猹。

    可苏牧看上去却不怎么高兴,他半挑眉毛道:“所以你的意思,我就是那扫把星?”

    “啊?”丁顺愣住,忙调整了神色,脸上只剩担忧道,“怎么会?大哥,我怎可能那么想你?”

    “方才不是你说‘这外面出了乱子,一定跟我有关’吗?”

    呃……

    丁顺没料到自己无心一句话被揪了小辫子,很是尴尬。

    “算了,逗你呢。”

    苏牧无奈笑笑,可转身再面对陆青青,却凛色道:“陆小姐,麻烦你帮我解释一下那五个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