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武侠修真 -> 赤侠

章节目录 372 请爹爹转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摇着手中的竹花,二公主竟是神情优哉游哉起来,极为放松地拉着魏昊的手,站到了竹海中央。

    猫南北和熊东西见状,表情错愕:“什、什么时候……”

    不是摘的,这一点它们很确信。

    将头上斗笠摘下,熊东西凑近了端倪,也没看出个什么究竟来。

    “嘁!”

    一脸嫌弃地挥舞着手中的竹花,作驱赶状的二公主蹙眉咋舌,让熊东西很是尴尬。

    “嗳,二娘不可无礼。两位太尉给予方便,你才有这样的际遇。换成别家妖王,你头上的龙角都要被割了去。”

    “唔嗯……”

    二公主当即害怕,双手捂住了头上的龙角,闭着眼睛往魏昊怀里缩。

    原本错愕的熊东西和猫南北,这时候一愣:龙角?!

    呃……

    真是龙角。

    当下熊东西心中暗道:好家伙,魏公居然跟那白龙娘子任早就生养了女儿?这龙族真是大气,“龙鳞婚书”都没有,没听说筹办过婚礼啊?

    要是魏昊大婚,去捧场的人有多少,熊东西不知道,但是古灵精怪肯定多如牛毛。

    光它们这里“云梦泽”,少说也是个使节团。

    再加上听说的洞庭、巢湖……

    规模比大夏国君大婚还要繁盛。

    就是不知道阴间会不会凑热闹,要是去的话……也不知道算吉利还是不吉利。

    正胡思乱想,魏昊却哈哈一笑,摸了摸二公主的满头红发:“我吓唬你呢,莫怕莫怕,有我在,没有什么好怕的。”

    “嘿呀!魏公,你不说,我倒是忘了!”

    熊东西听到魏昊的狂言,顿时大喜:“这灵竹跟令爱有缘,我自然也不能没点表示,虽说神君不在,可有些宝贝,我也是能拿出来的。”

    说罢,熊东西跟猫南北对视一眼,各自排出双掌,周遭气流微动,影影幢幢之间,有旌旗号角闪烁,更有一道道雄浑气息。

    不过,那只是一种气韵,是目击者的亲眼所见,却不是真实的。

    但只是这份气韵,已经相当了得。

    “人祖……”

    魏昊可以确信,这是跟“大巢氏”“大庭氏”一个级别的气势,力量有多强,不知道,但是那种霸气勇气,却很有威慑力。

    “魏公好眼力!”

    熊东西努力睁大自己的双眼,奈何黑眼圈太大,乌熘熘的一双眼睛,终究是发现不了在哪儿。

    它对魏昊道:“魏公,此灵竹有个妙处,可以借用强者之威。”

    “你们用过?”

    “实不相瞒,我等压箱底的手段,便是五六千年的修为,借来上代神君的神威。只是,上代神君已故,留下的神威,用一点少一点。”

    “唔……”

    立刻若有所思,作为时刻琢磨战法打法的魏昊,明白了熊东西的意思。

    “也就是说,若是我留下神威,一样可以给二娘用?”

    “不错!”

    点了点头,熊东西郑重道:“但是魏公不修法力,这就要看令爱的运气如何了。”

    “看来,这仙草资质,是的确神异。”

    其中最关键的逻辑,就是能够承载法力之外的力量,简而言之,跟这个世界是融为一体的。

    魏昊的“烈士气焰”说到底,还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世界能承载“烈士气焰”,这灵竹居然也可以,尽管规模相去甚远,但不妨碍是同等品质。

    一花一世界……

    还真有那么点儿意思。

    “魏公,之所以说要看令爱的运气,是因为受用之人,通常都是修为低微者,能不能获得无上神威,倒也不是关键,而是受用之人,自身能接下多少神威。”

    这么一说,就更加合理了。

    魏昊瞄了一眼二公主,以她的资质、天赋,应该能承受相当规模的“烈士气焰”。

    不过,很显然这一枝竹花不是简简单单只吸收“烈士气焰”或者法力等力量。

    重点是气韵、神威,一旦施展出来,就仿佛大能亲临。

    威力可能大打折扣,但气势很足。

    两军交战,气势足就是一个大优势,对熊东西、猫南北这种三界都征战过的,自然是极为重要。

    不过二公主一个小姑娘,瞧着也用不上啊。

    “我要如何行事?”

    “这个简单,魏公在这阵中,只管施展神通!”

    两头大熊猫跳开左右,蓑衣震碎,浑身皮毛黑白交织,肌肉疯狂地膨胀,体型也变得巨大。

    巨大的尖锐犬牙露了出来,双方尽力施展手段,一个阵眼出现,周遭灵气旋转,宛若漩涡洪流,不断地聚集起来。

    “咦?”

    有些惊诧,魏昊发现,这手法跟“神仙一击”极为相似,只是跟“神仙一击”不同,这不仅仅有气势,还真能发挥出威力来。

    不做多想,魏昊踏入阵眼,双拳紧握,一声低吼,浑身烈焰突然翻滚。

    一刹那,魏昊的气势直接逆转,刚才还是爽朗和气的青年,此刻,凶神恶煞,暴烈非常!

    靛青带紫的烈焰,包裹全身,两头大熊猫只是靠近一点点,浑身法力就像是在被吸收、消化。

    天克精怪,就是这么离谱。

    两头大熊猫退开之后,咬牙低喝:“魏公,还请令爱准备!若是扛不住,不要硬扛!”

    还抱着二公主,忽然仰起头看了看,才发现魏昊已经变了面目,变得凶神恶煞,浑身更是冒着焰火。

    她吓了一跳,却又不怕,她自己都觉得奇怪,本该害怕,却未有这等情绪。

    竹花有一刹那出现了枯萎,但是迅速调整,开始吸收“烈士气焰”。

    很快,竹花出现了变化,它变得灵动起来,除了“烈士气焰”,还有魏昊的形象面目以及气势。

    竹花不断扭动,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偶形象,跟魏昊几乎就是一模一样。

    哪怕左看右看,它终究只是一枝花,可魏昊的气质,却分毫不差。

    满头红发飘舞,一双小小的龙角开始变化,只是长了一点点,但熊东西和猫南北都是相当无语,它们五六千年的修为,借用上代神君的神威,也只能拔升到地仙之力,再多,肉身魂魄就承受不起。

    可抱着魏昊的二公主,竟然已经开始调动“烈士气焰”,尽管她还没有意识到,只是把玩着竹花编制出来的魏昊人偶。

    熊东西不得不心中感慨:不愧是亲生的,血脉相连,是不一样啊。

    “噢……”

    看着竹花变成了魏昊形象,二公主张大了嘴巴,很是惊奇。

    摇晃着手中的竹花,二公主给魏昊看,只见竹花人偶,竟然做出了各种动作。

    在二公主的掌心,打了一套拳脚,又演练了一套刀法,正是魏昊平日里勤修苦练的手段。

    这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魏昊!

    “简直跟复制黏贴一样……”

    魏昊惊奇不已,这等宝贝,要是落在大水猴子手中,怕是直接拔一根毫毛变出猴万个。

    不过显然也不能凭空生造,其中法门,魏昊还看不穿,也说不清。

    “二娘子,以后你爹爹要是不在身边,这竹花人儿,便是护你周全的爹爹!”

    熊东西大声说罢,跟猫南北两个一起发力,稳住了阵眼。

    源源不断的“烈士气焰”注入竹花人偶中,那人偶的气质形象,跟魏昊更加趋同,只不过“烈士气焰”的颜色,止步黄绿。

    看来,还是有其上限。

    魏昊寻思着,这要是能完全复制自己,也的确不太现实。

    不过二公主能够承受这个程度的“烈士气焰”,他也的确是没想到,超出了预期,而且是远远超出。

    “二娘子,还请定下口诀——”

    “不错,这个口诀,便是你的独门手段,谁也夺不走!”

    熊东西、猫南北咬牙坚持护住阵眼,连忙催促。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二公主,捧着竹花人偶想了想,恬然一笑,然后喊道:“请爹爹转身——”

    脆生生的,挺好听。

    但差点儿让魏昊闪了腰。

    “哈哈哈……”

    二公主双手托着竹花人偶,只见人偶果然按照她说的转了个身。

    转身之后,人偶瞬间发生了巨变,黄绿气焰瞬间翻滚,竹枝为刀枪,竹实为弹丸,杀气之重,让两头大熊猫一口气直接泄了。

    阵眼瞬间消散,熊东西一脸愧疚:“魏公,惭愧,我们两个只能撑这么久,实在是撑不住了,魏公海涵。”

    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更加震惊,本以为它们五六千年的修为,怎地都要撑上许久,让魏昊将神通全部施展出来,这样借用神威的宝物,也会品质更加上乘。

    结果魏公“女儿”是撑住了,它们两个没撑住,着实丢人。

    “虎父无犬女,虎父无犬女啊。”

    猫南北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吐舌头直喘气,匀息半天才缓过来。

    “呃,其实这小姑娘不是我……”

    “爹爹、爹爹……”

    一直“社恐”不说话的二公主,原本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现在却是不一样了,捧着竹花人偶,直接落在魏昊肩头,“谢谢爹爹。”

    “啊这……好吧。”

    魏昊摸了摸二公主的后脑勺,多说无益,还是别说了。

    “真是没想到啊,居然还有这等妙用。”

    感慨之余,魏昊摸出一瓶丹药,递给了两头大熊猫,“这是白妹妹彷制的丹药,跟徐宜孙送我的一样。”

    “多谢魏公!”

    “不必计较,说起来,是我要谢谢二位大开方便之门。”

    “我等也是想为神君交结善缘,有魏公这等人杰为朋友,总归不是坏事。”

    一口把丹药吞了,两头大熊猫也都是相当实诚,魏昊寻了一块石头坐下,然后道:“倘若‘云梦泽’有变,记得我说的话,能走则走,不要计较一时得失。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魏公放心,我等记下了。”

    “还有,本地的山神土地,你们也可以多多交结,若有阴司变数,他们也能通禀一番。哪怕是龙族那边,我也设有‘阴阳耳报司’,原本都是牛马大神,如今为龙族沟通阴阳,传递心意。”

    魏昊一直怀疑“云中君”跟龙族有些关系,只是没有直接证据,这光景也不消多说,把条件情况摆出来,将来总有机会知道跟脚。

    《独步成仙》

    “啊?!‘阴阳耳报司’?!”

    猫南北大吃一惊,“前头竹海绿龙说起过此事,我还惊诧龙族竟是生发起来,不曾想是魏公的手笔。”

    “也是有因有果,我若不去‘龙墓’,其实也没那么多事情。不过去‘龙墓’,又是因为另外一些事情。”

    叹了口气,魏昊颇为感慨,“有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行事但有原则,便不能免俗。”

    其中道理,饶是人祖、人皇们,也是如此。

    要贯彻信念,自然就有条条框框,颇有些枷锁加身的意味。

    但同样的,若非贯彻信念、秉承原则,五潮县官民,大巢州精灵,也不会坚信魏赤侠一定会来。

    斩妖除魔、扶危济困,这是数百万生灵的共同认知,认可他魏昊就是这样的神通广大、义薄云天。

    “魏公,您已经有如此神通,再去夏廷科举为官,会不会不合适?”

    熊东西气息平复之后,看着魏昊问道。

    它倒也是直接,没有遮遮掩掩。

    “当初‘国运化身’赠我宝物,这缘分,不可忘却,所以,合适不合适,夏邑走一遭,才有结果。而且如今国运衰退,神州有变,原本人族可以轻松镇压的四野妖孽,如今犹如沉渣泛起,而且势头凶勐,到时候,挺身而出者,不可能空有官身头衔,必然也会有相应的实力能力。”

    “乱世……就是如此啊。”

    感慨一声,熊东西说道,“不过,这次国运衰退,尤为剧烈,丝毫没有平缓过渡的迹象,就像是一瞬间衰退。一州一府之地,城池之外的乡野,只要人丁不旺,就迅速为在野精怪侵占,而后人地荒芜。原本这等事情,以我等旧年见识,怎地也要人间五十年。”

    而这次,区区几年,就败坏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其中诸如边塞妖族,通常哪怕王朝末年,也无法掀起多大的风浪,略作抄掠就是它们的极限。

    可这一次,完全不一样,妖族竟然稳扎稳打,跟“龙骧军”“凤翔军”打得像模像样,而且不是白虎的天赐流光,制造了大量高手,这光景“龙骧军”的情况,只怕不会太好。

    通过天赐流光,魏昊也知道了不少神仙级数的手段,白虎能给的,别的神兽同样可以给,最多就是不如白虎给的纯粹、强横。

    跟“朱厌”的一战,阴间的战斗经验,在阳世大部分行不通,不过有些道理,是可以值得参考的。

    大水猴子倘若在塞外撒一把猴毛,未必不能达成天赐流光的效果。

    想那“巫三太子”,这小猴子任多宝贝拿来挥霍,难道是靠它自己吗?

    有个神仙天仙老爹,放个屁都是乾坤屁。

    “大概也是因为我往来阴阳的次数多了,所以,我感觉搅合在这次国运衰退中的三界势力,绝不是只有人族一家。‘云梦泽’如今无主,何尝不是这种变数导致的结果?”

    魏昊语重心长,对两头大熊猫诚恳道,“倘若妖魔鬼怪得势,二位本就是非人精灵,应该知道会是什么情况。阴间典籍之中,记载了太多妖皇以精灵为口粮的故事。唯有人族称霸,才有相对公平的可能,这也是千年万载以来印证过的事情。”

    “……”

    沉默了一会儿,熊东西点了点头,它也承认,魏昊说的就是正确道理。

    人间被称作人间之前,当真是乱七八糟,慢说弱一点儿的精灵、人类,就是大妖……也过得是朝不保夕的日子。

    云海沼泽之间,大妖也要小心翼翼,因为一不小心,就成了更强妖魔的食物。

    直到人族打出了一片天,定下了规则,梳理了山川河流,才有了相对稳定的九州局面。

    可即便如此,九州之中,神州也是最好的地方,其余八州,还是混乱不堪。

    “唉,魏公言之有理,但魏公刚才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等……何尝不是如此。”

    猫南北抬头看着天穹,“倘若天界征召,这人间,我们也留不住,该走还是得走。”

    “说起来,我等也一直奇怪,人间仙气贵乏,灵韵也不如天界,普遍生灵也是孱弱,多有平凡无力之徒,可却是根基所在,这是为何?魏公,可有教我?”

    坐在石头上的魏昊摸出一壶酒,甩给了熊东西,然后笑道:“两位都是方面大将,应该见识过巍峨宫室?”

    “我神君府也是富丽堂皇。”

    聊起这个,熊东西颇为自得,打开酒壶,吨吨吨灌了一气,然后抬爪抹了一下熊嘴,“较之夏邑宫殿,可能有所不如,去也是比得上亲王郡王府邸。唯有‘西伯侯’的侯府,才能比得过。”

    “那我问你,这巍峨宫室,哪里好看,哪里亮眼,哪里美轮美奂,哪里又看不见?”

    “这……”

    熊东西把酒壶甩给猫南北,若有所思,“自然是金砖铺地,琉璃明亮,庭柱宫墙美轮美奂,唯有地基看不见。”

    “不错,没有几个人会在地基上面凋龙刻凤,只会桩头打深打牢,覆土夯实,砖石牢固。好看,对地基来说,是无用的。”

    “唔……”

    “我还没有去过‘天路’,所以,并不知道天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人间既然是人间,是前人打出来的一片天,是前方的大本营,大本营只要安然无恙,前方自然处之泰然。”

    至于说其它种种,比如强者如何诞生,却反而是次要的。

    留了昆仑山一条通道,仙神重兵把守,也就足够了。

    凡间如此苛刻的条件,还能有人杰脱颖而出,那么这些人杰一旦进入天界,绝对不会更弱,恰恰相反,到那时,好似龙游大海,会迅速神通广大。

    这个道理原本熊东西没有深入去想,但倘若把人祖人皇们努力,前后统一起来看,不说是豁然开朗,也是颇有眼前一亮的感触。

    “没想到魏公连‘天路’也知道了。”

    猫南北灌了一口酒,然后道,“我等这点修为,进入十八重天,再想要做先锋官,就难了。”

    “噢?”魏昊有些好奇,“如此说来,天界中的争斗,应该相对要剧烈一些?”

    “每时每刻都有战争,纷争从未断绝。不过,也从未见更远处的大能对此感到不满。各路星君也时有争斗,一旦开打,大陆和大陆之间兼并,多有星君陨落,而后成为孤家寡人。”

    聊起了这些往事,熊东西也是仿佛打开了话匣子,“说起来,也是我们两个运气好,屡次差点魂飞魄散,但多亏了神君,这才保住了性命,否则,怕是要在阴间跟魏公相识呢。”

    “咦?天界的鬼仙,死了也会去阴间?”

    “多有去阴间的。”

    熊东西一愣,“莫非阴间没有鬼仙?”

    阴中超脱,这是鬼仙的一点特权,可以不去阴间报道,而是可以自己选择投胎转世,甚至是夺舍附体。

    但现在听熊东西所说,天界似乎并非如此?

    “奇怪……”

    魏昊皱着眉头,一脸的疑惑,“我在地府时,并非没有见过鬼仙级数的阴魂,而且数量也是众多。但是说来自天界的,我可以确信,一个都没有。凡是天界来的鬼神,都是阴差。”

    “啊?!这……”

    听了魏昊这话,熊东西一个激灵,也发觉了不对劲,这里头,有问题啊。

    有大问题。

    “请爹爹转身……”

    几个惊讶其中诡异的时候,二公主捧着竹花人偶,又玩了起来,还多了点新花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