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武侠修真 -> 赤侠

章节目录 373 民风淳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事,还是烂在心里,切勿对外乱讲。”

    叮嘱了一番,离别时魏昊再次提醒,“二位,但有遇事不决,立即渡江南下,勿要强自出头。你家神君不在,也需为其保存家底。”

    “哎!魏公放心,我等不是迂腐之辈,这光景太过复杂,越是小心才越稳妥。”

    “魏公,有几个北边的朋友,听说以妖身受将左之职,这大夏朝廷……恐是有大变。魏公,您也要注意啊。”

    两头大熊猫也是担忧,有魏昊这个勐男在,底气就是要足一些。

    不能用境界等级来判断,这等勐男,通常都是传说中的人物。

    “放心,我一向都是胆大心细。”

    笑了笑,魏昊也不做解释,以为他是无脑莽夫的,不是被吃了就是被杀了,那些个精怪只要不是太愚昧,一般都不会再来寻死。

    至于说真正让魏昊计较的,反而是人间官场。

    好在有汪伏波这等盟友,他也不怕任多。

    尽管跟大夏朝廷的人动手,没办法以官威迎战,但拼一口勇气,他也不惧哪个。

    “好了,二位,留步吧,告辞。”

    “魏公慢走。”

    “留步。”

    抱拳拱手,辞别之后,魏昊直接抛出“指南车”,一跃而上,操控“指南车”,直接奔东北汉水而去。

    “刚才那车……”

    “莫不是‘指南车’?!”

    “真是‘指南车’?!”

    两头大熊猫面面相觑,有了这车,任你有什么迷阵,也能走出来,是行伍将左最渴望之物。

    不过,真正让它们在意的,是魏昊居然有!

    按照祖上传说,这可是“轩辕氏”的宝物。

    “活阎王啊……真是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到。”

    “魏公也是个厚道人,咱们也需明了,此番人间,怕是真的有大难。”

    “但有风吹草动,咱们直接走,断不可犹犹豫豫。此事,也要提醒府中部众。”

    有些话魏昊是不方便说的,比如说“云中神君府”内部的号令问题,倘若遇到不可抗衡的力量,是为了“云中君”的脸面周旋下去,还是赶紧转移,不可能做到全部统一。

    这时候,就需要做出判断。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是战略转移还是不战而逃,都是视结果而定。

    抗住这份压力的,不是魏昊,而是熊东西和猫南北自己。

    魏昊点到即止,尽到人情即可。

    路上,把玩着人偶的二公主跪坐车中,哼着小调儿,很是快活得样子。

    这是她第一个娃娃,竹花做的人偶,不同寻常。

    最重要的是,这人偶娃娃听话得很,让做什么做什么。

    翻跟斗、打滚、舞枪弄棒乃至学狗叫,都是心随意动。

    “二娘,我以后还要去京城,若我不在身边时,要记得藏好。”

    “爹爹要留我一个么?”

    “我总还是要去考试的,考场内可不能带着别人。”

    “我能去玩么?”

    “有人带着,总是要好一些,可我认识的人中,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准备打仗,大概没人陪你玩。”

    魏昊摸了摸二公主的脑袋,“再有就是夏邑对别人来说是个风景繁盛之地,对我而言,怕不是个龙潭虎穴。”

    “龙潭不好玩哩。”

    东海龙宫出身,又是“鲸海二公主”,那些个龙潭,在她眼中,自然是逼仄狭小,而且天下龙潭,九成九都是恶龙蛟龙毒龙盘踞,只有为数不多的,才是依郭而存,是亲善世人的良善水龙。

    这光景二公主智力常识虽说不如以往,但要紧的地方,还是记得。

    “便是了,如今到处都是妖魔鬼怪,难保没有野心勃勃的,想要吃条龙打打牙祭。”

    “……”

    “还有这龙角,在京城可不能露出来,会有坏人相中就想要割了去。”

    “唔!”

    二公主赶紧伸手捂住头上的小角,然后道:“爹爹帮我做个帽子呗……”

    “到时候帷幔一套,连一头红发都不露出来,没人看到,也就少了不少事情。”

    说罢,魏昊又道,“不过,总有二娘可以大大方方行走的时候。”

    二公主歪着脑袋看着魏昊,不解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哈哈。”

    又轻拍了一下脑袋,魏昊不做解释,察觉到附近颇有人气,“指南车”略作闪避,绕过之后,继续前进。

    “这里应该也曾有过一座县城,可惜衰败了,只留下残垣断壁,规模也只是个集镇大小。”

    “爹爹是好人么?”

    “是。”

    魏昊理直气壮地回道,“我若不算好人,这世间就没有几个好人。”

    只不过,好人不代表就是孱弱之人,更不代表不杀人。

    这些道理,魏昊没有跟二公主多说,跟小孩子解释起来,是比较复杂的。

    他们的世界中,是很简单地划分好坏,魏昊给一个肯定的答桉,也就行了。

    等二公主恢复神智的时候,再去理解,也并不难。

    又飞了一路,魏昊远眺一条大河,此河由西北流向东南,径自汇入扬子江,正是人间汉水。

    两岸山峦叠翠,沟壑交错,多有城池散布其中,魏昊此刻远眺的城池,国运还能加护,四野村镇也还有地方军驻扎。

    不像有些洞府,妖氛浓烈,完全不适合人类安全生活。

    “爹爹,此处我来过哩。”

    “噢?二娘来过汉水?”

    “水里不曾去过,这山上却是去过的。”

    趴在车边,遥遥一指,便见山体上有巨大的石刻,坐北向南,巨大的“绿林”二字,十分醒目。

    “这‘绿林’之中,莫非有二娘喜欢的东西?”

    “温汤泡着,很是舒服。”

    “噢……原来是温泉。”

    点了点头,抖开地图,上头标注的“五温县”“五汤县”都在“绿林”之中,也在汉水流域。

    不管是五温县还是五汤县,最出名的除了温泉,还有一样,堪称汉水一绝。

    甚至整个大江两岸,都是独一份的。

    便是“刁民”。

    逢灾则反,是二县的传统。

    倘若太平无事,组团除妖驱鬼,也是常有的事情。

    和别处捉妖是除妖人带队不同,本地捉妖,多少拖家带口老少一波流。

    气势汹汹,管你什么山精虎豹,进山围山,入水断水,你虎豹凶暴不曾长了翅膀;你蛟龙蛮横离不开水泽庇护。

    打的就是一个人多势众。

    往常魏昊在运河上行走,五峰县进出的刀客,只要不是北地口音的,便是这二县出来行走的普通壮士。

    这些刀客在北阳府赚够了钱,除了采购物资之外,还会捎带北阳府的名剑,都是精钢宝剑,大蛟的皮也能刺穿。

    “绿林”中的温泉,普通人无福消受,多是达官贵人、才子佳人的去处。

    但“绿林”中的好汉,普通人则是见识得多了。

    民风也因为这种特点,变得越发淳朴。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绿林”中的好汉会来家中借点东西。

    不想借,就得让“绿林”好汉自己掂量掂量。

    “可惜我是来看看汉水的,没时间泡温泉,等以后有空再说吧。”

    “爹爹专门来看一条河么?”

    “不错。”

    魏昊笑着道,“我跟‘天汉’有些交情,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悟出点功法来。”

    “顺道看看这本地的民风,是不是还那么淳朴。”

    不能直接驾车闯入,魏昊落地之后,牵着二公主的手直接走路,硕大的斗笠扣在了她的头上,遮住了龙角红发。

    只是,才走了一断路,魏昊就不断皱眉。

    他本以为“刁民”满地的地方,会好一些,但万万没想到,四野之中居然也废弃了大量的聚落。

    有些残破的村庄之中,明显有妖魔逗留过,时间还不短,残留的妖气让魏昊眉头紧锁。

    “连这样的地方,都这么艰难吗?”

    看来,还是得有大军坐镇才行,靠着“军势”,以及宛若洪流的杀伐之气,才能驱除妖氛。

    个人的悍勇,想要阻挡这种大势,果然困难。

    “爹爹不是要去看汉水么?”

    见魏昊要进城的样子,二公主有些不解,好奇问道。

    “看水,但也想看看人。”

    这等民风淳朴的地方,汪伏波十分推崇,说是造反发端的好地方。

    当初五钵县遭到叛军围攻,叛军首领裘天下便是个百户官,他这个百户官,就曾在五汤县、五温县流窜过。

    “爹爹,这里好冷清呀。”

    “继续走走,过了山岗,就官道就能抵达县城。”

    魏昊本想呼唤本地山神土地,然而感应不到神祇的气息,便知道这里没有山神土地。

    但见村寨聚落的数量,过去不可能没有。

    通常山峦有险要之处,同时人丁还算兴旺,总有人祈求大山庇护亲族家人,免得入山走丢。

    所以山神土地,通常来说都是有的。

    没有的话,一般只有三种情况。

    一是山峦不灵且弱,没有敬仰的意义。

    二是神位除名,原本有的,但被三界君王给除职。

    三是遭遇不测,或是被灭,或是被逐。

    土地被驱逐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土地神职责所在,不能走出自己的辖区。

    但是山神不一样,倘若原本山神就是个山精,就有可能远走他乡,在他乡化作“飞来石”。

    “日游神也绕开了这里……”

    魏昊本想喊住巡逻的日游神,但想了想且先作罢,牵着二公主的手,继续边走边看。

    抱着怀里的人偶,二公主也是好奇,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周围的景色虽然朴素,甚至可以说平平无奇,但跟着爹爹一起走路,仿佛都是乐趣无比。

    忽地,远处有炊烟升腾,还有村寨中的喧哗嬉戏声,魏昊一愣,旋即将二公主抱起坐在自己肩头。

    大步流星,片刻就跃过山坳,于一处山塘边上,看见对面有奇形怪状的屋舍搭建在一起。

    “果然民风淳朴,真是好胆色!”

    没有庇护,还敢在野外直面精怪,这要不是好胆色,什么才是好胆色?

    一边走一边听,那聚落里头,竟然还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就是口音颇为古怪。

    “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

    “灼灼其华……”

    “灼灼其华——”

    有人先说一遍,然后孩童的声音跟着读一遍。

    可见是教书先生在教本地的孩子。

    “之子于归……”

    “之子于归——”

    “宜其室家!”

    “宜其室家——”

    念完了一遍,学生们似乎开始了自由朗读。

    魏昊笑了笑道:“二娘,这就是读书,你以后可要读书?”

    “爹爹,‘桃之夭夭’是个什么意思?”

    “好像是桃花盛开的意思吧?我也记不太清。”

    “爹爹不是读书人么?”

    “我明算科的。”

    “明算科?学什么的?”

    “托勒密定理、梅涅劳斯定理、高斯定理之类的东西。”

    “??????”

    很显然,二公主不感兴趣。

    “那‘灼灼其华’又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是说桃花盛开之后的颜色极为鲜艳,看上去极为美丽。”

    “‘之子于归’呢?”

    “是说这位姑娘要嫁过门啦。”

    “呀~~”

    二公主顿时一脸娇羞,脸蛋顿时红扑扑起来,然后道,“嫁人羞羞脸……”

    但片刻之后,她又好奇问道:“那‘宜其室家’呢?”

    “古人说:丈夫生而愿为之有室,女子生而愿为之有家。这‘宜其室家’的意思,大概就是祝福夫妻恩爱,家宅平安。”

    “哇……”

    “是不是觉得很美好?”

    “嗯。”

    “那就是了,人族就是这么简单的,除了自己追求幸福,大多数时候,也会祝福别人幸福。”

    “嗯!”

    大手牵着小手继续走路,待走近聚落之后,魏昊原本愉快放松的心情,陡然变得复杂起来。

    那聚落的屋舍,门楼也好,寨墙也罢,皆是粗木随意搭建,藤条为绳索,随便捆扎,瞧着就不是很牢靠。

    地基不稳,夯土没有,这不是一阵风一阵雨就没有了?

    门楼内侧有棵大树,乃是一棵大红柳,树下岩板为桌,砖石为凳,坐着先生和学生。

    先生穿着贡士袍,气质高洁;学生光脚丫子小麻衣,机灵活泼。

    这本该是非常和谐的山村教书育人景象,然而,问题就出在这“育人”二字上。

    因为这先生是个山羊脑袋的老学究,学生们虎豹豺狼蜥蜴狐狸应有尽有。

    一教室的妖怪……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