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武侠修真 -> 一剑天鸣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矛盾激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源鸣跟着娄文颜乘坐飞兽,三个时辰后到达江重宗。

    看着江重宗建筑与剑道宗有些相似,看来这老祖之间理念十分相近,深蕴之前宗门熏陶。

    “天鸣师侄,你先歇息一日,老夫去召集宗门长老先与他们商议,如商议出现分歧,无法统一意见,再让你用那智慧脑袋帮师叔解决。”娄文颜笑道。

    “娄师叔,那我先去主峰顶参观下,真有什么无法解决事情之时,再让派人让我下来。”李源鸣打量了江重宗大殿,又望向主峰顶道。

    “好,你顺着这石阶上去。”娄文颜笑道。

    “娄师叔,那您先忙,我去了。”

    李源鸣展开瞬移,蹭蹭的消失在大殿之上。

    “难道这峰顶真的有什么悟道之处?为什么剑道宗峰顶也有相似地方?”娄文颜摸着胡须百思不得其解,然后摇了摇头进入大殿。

    李源鸣踏上峰顶,一眼所见此峰顶布局与剑道宗极为相似,但又有些微妙变化不同。

    棋桌,石像,周围景物极为相似,但就在棋桌上棋子仔细观察后察觉有些变化与剑道宗棋子差异极大。

    经过对棋盘上的棋子变化,又对江重宗峰顶外的景物进行察看发现他们的不同在于棋子上的变化是根据现实周围景物变化而变化。

    棋盘上的棋子蕴含的本意似乎并无太大的变化。

    是俩大老祖对道的领悟差异而造成变化不同。

    经过几个时辰的观察与参悟江重宗的峰顶及其周围远处所见景物,李源鸣终于有了自己了道悟之灵感。

    于是盘腿坐下,进行深入参悟。

    话说娄文颜召集江重宗众长老在大殿进行宣传为什么创建与加入众合盟的原因与相关细节。

    众长老对利益方面非常认同,但对创建武道学府保持不同意见。

    反对的长老认为:

    一、把江重宗的宗门武学与别人分享,那绝对不可能,这不就是把自己宗门底牌暴露在外吗?以后别人不是拿捏江重宗的命脉吗?

    二、既然创建众合盟,为什么第一任盟主非要剑道宗的人做?既然是利益共同体,谁实力强谁做盟主。

    赞成的长老认为:

    一、把宗门武学与众分享,就是借鉴别人的长处找出自己的短板,加以改善,更利于把宗门武道更快的传承与扬名贺西城之外。

    二、剑道宗的人肯放弃巨大利益值得赞赏,做第一任盟主也理所应当,也不反对谁实力强谁做盟主之想法。

    两道阵营长老为这两点在争论不休,时间已经过了近二日。

    娄文颜也展开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与反对长老进行理论,但效果收获甚微,只能摇头叹息,为什么自己没有那个小家伙如此头脑。

    只能吩咐弟子去主峰顶把那小子找来,让他解决这难题。

    经两日的参悟,李源鸣对江重宗老祖的五行悟道也知大意,与剑道宗老祖的悟道确有不同,看来要看看剩下两宗老祖对五行有那些不同之处,然后再综合分析与吸取他们优点,悟出自己对五行之道。

    发现已经过去两日了,这娄文颜还没有派人来找他下山,是不是已经解决完问题了,正往下峰之时,碰到那弟子。

    那弟子一大愣,这小子怎么没有见过,还是一个年纪相符,他肯定不是掌教要找的人。

    李源鸣见他这神情,就猜到是娄文颜派人来找他了,看来江重宗内部问题没有圆满解决,还需要自己出马。

    于是直接朝江重宗大殿走去,那弟子愣了愣后继续朝峰顶而去。

    李源鸣走进大殿,娄文颜也有些发愣,自己派的弟子刚出大殿不久,这小子就到大殿了……

    但老油条的娄文颜马上反应过来,笑着起身招呼道:“天鸣师侄,这么快就到了,过来这里坐。”

    “娄师叔,刚好下来,没有看见有人找我。”李源鸣笑道。

    大殿下的众长老,见一个年轻人竟然大摇大摆的进入大殿,而且掌教还叫他师侄,这是谁的徒弟?还让他坐在大殿之上。

    “众位长老,这位就是创建众合盟的牵头人——剑道宗弟子天鸣,刚才大家的疑问,等下天鸣师侄将一一为大家解释。”娄文颜笑道。

    “掌教,你这是唱那一出戏呀?一个剑道宗弟子,能有如此本事?那剑道宗也不会五十载未做过贺西城城主了。”一长老嗤之以鼻道。

    “就是,你掌教拿一个乳嗅未干的小子来这里逗我们玩呢?如果无法说服我们就直说,不用这样糊弄大家时间。”另一白发,满身透着傲气的老头挤兑道。

    “咳咳,孟长老、庞长老,天鸣师侄确实是这次众合盟的牵头人,下面让他和你们讲解。”娄文颜面上十分尴尬道。

    李源鸣看着娄文颜那神色,内心有些好笑,做个掌教竟然被自家长老当着一外人面挤兑,确实够丢颜面的,人文礼节,长幼之尊确实是早已根深蒂固,一时难以改变。

    “我是剑道宗弟子天鸣,今日在江重宗与各位前辈相见顿感三生有幸,弟子这厢有礼了。”李源鸣朝众长老抱拳道。

    “你一个弟子知趣的赶紧退下,别在这里捣乱,否则替你尊教训教训你。”那孟长老不客气道。

    “孟长老,您老先消消火气,人讲气大伤身,况且您是长辈,娄掌教知道长幼尊卑,不与您老计较,希望您老也要拿出长辈样,先听听后辈意见,先别急着否定。”李源鸣看着孟长老满脸微笑道。

    “好好,你有话赶紧讲。”

    那孟长老也不敢再摆架子,这小子已经把话挑明了,如自己再挑刺那就是为老不尊,当着大家之面讲不过去。

    “好,请问娄掌教,大家之前针对那些问题争论?”李源鸣见这老小子已经服软了,转向娄文颜问题。

    “这小子三言两语就让这孟老头闭嘴,真的是个人才。”娄文颜正暗思着,听到李源鸣问话之后,赶紧把之前争论之事一一道出。

    堂下反对的和赞成的,都看着这小子如何给出一个让大家都信服的答复,否则还会继续抵制。

    “为什么要创建武道学府,让各宗拿出宗门武学与大家分享原因:武道需要交流才能创出更有威力的武技,你们不能只看见自己的那一片天,就以为老子是天下第一,一出去就被揍得原形毕露。”

    李源鸣顿了顿又道:“创建武道学府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让各大宗门武学走出去,更好的传承下去,你们不要只看见贺西城这个巴掌的地方,要眼光放长远,否则你们教出来再来的徒弟,也无法战胜外面的武者。”

    “你这小子血口喷人,我们江重宗的魏力宏等年轻弟子,那个不是武道妖孽天才。”庞长老突然起身激动道。

    “看来庞长老就是魏力宏师兄的师尊了,但是你那宝贝徒弟就是败在我一个刚加入剑道宗不到二个月的弟子,您老怎么看?”李源鸣一脸欠揍之色嘲笑着庞长老。

    “你就是那个比试夺魁的剑道宗弟子?”庞长老看着这小子,突然想这次比试情况,不相信问道。

    “庞长老,我就是这次比试第一名天鸣。”李源鸣笑道。

    “虽然你是比试第一名,但也不能让剑道宗做众合盟的第一任盟主,本长老推崇强者做头之道,谁能打败本长老,谁就做盟主,本长老甘愿奉他为尊。”庞长老那股傲气又散发在身上道。

    同意他意见的其他长老都附合道,武者以强者为尊,但绝不听众一个弱者指挥。

    “众长老的意思,天鸣明白,但是天鸣想讲的是:做盟主必须以德为先,能力为上,辅以计谋,其次才是武道,否则这联盟将不能长存。”李源鸣望着众长老引导道。

    “你那是什么歪理,武者就要讲究以实力居先,其他的都是敷衍,今日谁要是过不了老夫这一关,老夫绝不奉承他做盟主。”庞长老看着这玄阶七重的李源鸣和娄文颜一副抗争到底道。

    “对的,庞长老是江重宗武学实力最强的一位,谁能打得过他,我们坚决推崇他做众合盟盟主,否则让庞长老做盟主。”

    众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甚至有些还起哄道。

    娄文颜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本来让这小子来解决内乱的,现在要比试,自己也打不过这庞长老呀,他也是江重宗数一籹二的武者,这该怎么办……

    “哈哈,庞长老,您的意思是只要打赢你的,整个江重宗就愿意臣服那个强者?”李源鸣笑着望着江重宗其他长老道。

    “是的。”庞长老满脸自信道。

    “那弟子与庞长老打个赌,如果庞长老在二十招内拿不下弟子,那您老日后就要听从我的话如何?”李源源鸣笑道。

    “你一个玄阶七重的弟子,虽然你有些道行能战胜魏力宠,毕竟他是本长老徒弟呀,你竟然敢向本长老宣战?”庞长老双眼睁得像牛卵一般大,不相信的看着这小子。

    众长老满脸惊讶的看着这小子,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娄文颜知道这小子实力不弱,但真正要和自己这师叔对战,二十招内不知能否抗得过,心里十分没底。

    “老夫和你这小子对战,赢了胜之不武。”庞长老不以为然道。

    “那这样,庞长老,五十招内弟子打败你。”

    李源鸣那嚣张的话语让大殿内众长老有些气愤了,这小子把江重宗第一武者当成什么了?泥捏的吗,讲大话也不怕风闪着舌头。

    “你这小子,真的欠揍了,老夫本来不想与你小辈一般见识,竟然如此不知好歹,今日老夫就代你师父好好教训教训你。”

    那庞长老脸色气得通红,想不到自己修千把年了,竟然被这小子如此看轻,上前就想扇这小子一巴掌作为惩戒。

    “慢着,庞长老,这里是大殿,打坏东西了,还要重新打造,得不偿失,咱们去大殿外,请大家记住刚才打赌,别到时输不起,江重宗颜面就废在你们手中了。”

    李源鸣见庞长老那姿态,连忙制止,还不忘提醒众长老道。

    “你赢了,江重宗绝对拜你为盟主,如果你输了,老夫就要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见识见识嘴上不把风,有什么严重后果。”

    庞长老那声音中透出一种恨不得马上把这小子按在地上揍一顿不可的怒气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