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无限之主角的逆袭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 真言敕令:御灵者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无限之主角的逆袭第三百三十二章真言敕令御灵者虎山下一条小溪中,玉子蹲在水边用力搓洗着手中的绷带,她那双青葱白嫩的纤细手指,如今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布满了干裂、水泡还有磨出的茧子。

    即便如此玉子也心无怨悔,低头清洗着,时不时的擦擦额头上密集的汗珠,直起身喘口气,但她那身上白下红的巫女服,也因为某些原因下身的裙裤磨损了很多。

    当玉子清洗完换下的绷带后,就把它们晒在树枝上,然后顺着小溪朝下游走去,小溪蜿蜒扭曲长达数里的距离,玉子脚步轻快不到中午就到了小溪下游的村子。

    周围的人看到玉子过来,面露微笑对她打着招呼,几个月了大家早已熟悉这位美丽的巫女的过来。

    玉子也微笑回应着,这些人十分的善良,她非常的喜欢,当时杀生丸重伤,她找不到足够的药草还有食物,于是冒险在深山中采药,结果因为长期没吃饭,导致体力不足直接从山上落下晕了过去。

    等她醒来后看着陌生的环境,才明白昏迷中的自己被村里上山砍柴的人救了回来,因为心里放不下杀生丸,她编了谎话说自己的亲人病重,需要大量的药草,碰巧村里有一户人家里是位医者,而且是十里八乡中数的上那种。

    那户好心人家给了她食物,还有需要的药草后,她就独自离去了。

    之后当她再次来这里答谢时,村里遇到了妖怪袭击,众人惊慌逃窜下,玉子看到了那个破坏村里的妖怪。

    这妖怪面目丑陋,周身的妖气带着阵阵滚滚的恶臭味,身高两米头长独角,尖爪利齿好不得意,它没有名字自然也不需要什么名字,本就是战争残骸的尸体里的怨气诞生,自然心里除了破坏就是想看到其他人死亡的样子。

    只有如此它心里那不断翻滚的恨意才会畅快一些,但它的注意力很快被一个上白下红的女子身影所吸引,这女子气息好生可恶,让它那颗大如婴儿拳头的鼻子嗅到,就狂怒不已,它不知道什么是巫女,只知道杀死这女人,心里会更畅快、更快乐。

    独角妖怪双目通红,四爪扣地面,龇牙咧嘴朝着玉子疯狂奔去。

    玉子不顾他人的惊呼,以脚化结界,格挡两人之间,纤细白嫩手指如蝴蝶一样快速翻飞捏出手印,淡淡薄光由指尖发出发出,下一刻妖怪临前,玉子面色一冷娇喝道“真言敕令御灵者虎。”

    话音未落妖怪的身体重重撞在了一道透明的墙上面,但这透明之墙极为坚韧,任这妖怪如何咬牙顶撞,就是碰不到一步之外的女子。

    没等妖怪反应过来,玉子的蓄力已经完成,散发光亮的手指对准妖怪的额头,光芒射去,一只吊睛白虎由光所化,透过结界朝妖怪咬去,老虎由玉子灵力所化专杀邪鬼怨念,每当它妖妖怪一口,妖怪的气势就会弱下几分,短短几个呼吸后,被老虎撕咬的独角妖怪就在遍体鳞伤中闭上了双眼。

    当妖怪死去后,老虎朝天长啸随后化成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好了大家回来吧,妖怪以除。”

    她见妖怪死后众人仍不敢出家门,不由得皱眉张开樱口对周围喊道,这一刻玉子如仙子临世,衣摆风中摇曳,发丝缭乱,气质逼人。

    一个躲在破烂门板后面的男子,看着如此漂亮潇洒的玉子,眼里充满了爱慕,当他看到周围还是没人敢出来,就率先跳出来双手放在嘴巴大喊道“妖怪死了是巫女杀死的大家回来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村民们将信将疑的走出家门还有藏身地,当他们看到刚才的恶鬼死在地板,不由得开始欢呼起来,就在刚才他们差点以为自己都要死掉了呢,那妖怪如此巨大,身体又和铁石一样坚硬,根本不是他们这些老百姓打的过的。

    重生之后的喜悦,洋溢在每个人脸上,玉子高兴之余身体居然有些酸软,很久没动用力量了,突然动用这么大的力量还有些吃力呢,一时间玉子脱力下差点摔倒,但好在将要落在地上时,被那个刚才在门板后的男子抱住,不然至少也要摔个七荤八素的。

    可玉子被这男子一抱,先是一愣随后惊慌的一把将他推开,一脸怒色道“还请你放尊重一些,男女授受不亲。”

    男子有些尴尬,面红耳赤的,但眼中却闪过一抹欣喜之色,能抱到玉子一把,简直和做梦一样。

    玉子猛然推开后,自己不可避免落在地上,但她却根本不在乎自己如何,只是冷着脸对男子道“鱼助我真是看错你了,居然敢如此轻薄于我”

    鱼助尴尬挠头装傻充愣道“这不是看你要摔倒吗,情急之下所以我才”

    对于鱼助的解释,玉子根本不理依旧冷着脸,把刚才被他抱的地方,通通用手拍打一遍,要知道她玉子可是杀生丸大人的女人,不是这等人可以触碰的呢。

    等玉子觉得心里安生一点后,才缓缓站起来,对低头站在一旁的鱼助道“三叉骨老爹如何是否受伤”

    鱼助先是点头,后是摇头道“老爹没事十分的安全,他老人家正巧今天出门治病了

    ,只留我一个人在家”

    玉子点点头没说什么,转身朝着受伤的那些人走去,当她走了几步没听到身后的动静,不由得站住脚步头也不回的说,“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没见到有这么多受伤吗”

    说完她也不管鱼助如何,抹了把额头的汗水,眼神坚定的朝着村民走去。

    她知道鱼助喜欢自己,就和自己在城中时,那些将士们看待自己的眼神一样,但我心如铁只待之人,至于其他全部都如过眼云烟,要不是他是三叉骨老爹的儿子,自己连他一眼都不会看。

    只因为这个鱼助,根本就没有继承三叉骨老爹的品质,自己又好吃懒做又经常用色色的眼神看自己,所以她心里额外不喜欢这人。

    进门后看到三叉骨依旧是穿着灰色布衣低头磨药,玉子笑笑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研磨摆在附近晒干的药草,两人谁也不说话,低头专心做着手里的工作,因为医者是份严肃的工作,除了必要的事情,三叉骨都很少说话。

    当玉子处理好三分药草时,鱼助拿着一个花环从门外走进来,当他看到玉子坐在那里时,眼前闪过精光,嘴角也跟着笑起来。

    “玉子今天我上山采药,顺带给你编了个花环,你看看怎么样”

    看着面前的花环玉子,抬头看了鱼助一眼,沉默接过放在一旁,然后继续手里的工作,对于他的献媚,玉子早已成习惯,只是碍于三叉骨老爹在,她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只能用沉默来让他知难而退。

    果然鱼助见自己编了好久花环,没有收到效果,面色有些不高兴,重重的放下药筐,面带怒色转身离去了。

    然而玉子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继续着手里的工作。

    三叉骨从儿子进来也没有抬过头,也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但他的眼中却闪过失望之色。

    “可恶可恶可恶”

    鱼助出门后,咬着牙不断咒骂着,他不懂为什么玉子就是不喜欢自己,要知道他可是医者的儿子啊,附近十里八乡都要找他的父亲来看病,家的家产就算娶上三个女子,都吃喝不愁的。

    愤怒的鱼助走在路上,一连撞倒了两个人,却依旧满不在乎的朝外面走去,而那个最后被他撞倒的那人,看着远去的影子,心里不由得想,那不成鱼助这小子又吃瘪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