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武侠修真 -> 一剑长安

正文 第三三八章褚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赵庆之和陶悠亭落入凤凰秘境的事儿传遍了天下,圣朝这儿又紧急部署,把稷下学宫中的佼佼者褚良直接请了出来。

    跟着褚良一起走出学宫的,还有潘美和王朴。

    虽然褚良才十七岁,可身旁已有谋士和武将,颇具名将风范。

    如今的褚良,身形高挑,同徐长安一般,喜欢穿着青衫,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成熟与稳重。

    至于他身旁原本不怎么守规矩的潘美,如今也老老实实的站在了褚良的右侧,而谋士王朴则是站在了左侧,

    虽然这二人都年长于褚良,可若是在稷下学宫待过的人,才会知道那个地方的第一名有多可怕。

    那不仅是学术百花齐放的地儿,更是阴谋与真诚并重的人。每一天,甚至每一个时辰,每一刻,都有不同的阴谋诡计上演。有联盟与分解,有离间和连环,战场上可能出现的每一种情况,每一天都在上演。

    甚至,这就是稷下学宫学子们每天的课程。

    要是稍不注意,便会被淘汰。而若是被稷下学宫先生们发现有心术不正者,便会被就地格杀。

    他们所需要的,为圣朝培养的将军,是需要有极强自律能力,又是需要懂得各种阴谋诡计,懂得战场变通,把握人心的人。

    而且,这类人又要有极高的道德水准,有坚持有信仰。

    一般而言,善于阴谋诡计的人道德绝对不会高尚到哪儿去,这两种品质,本就矛盾。

    但稷下学宫,就是要这两种品质结合起来。

    徐长安当初将褚良推荐而来,也只是听说稷下学宫是学习兵法的地方,便直接写了封信给晋王,让他将褚良送进去而已。

    若是知道稷下学宫是这么一个地方,徐长安绝对不会这么做。

    在稷下学宫死亡的孩子,占据了整个圣朝每年孩子死亡数的一半!

    这些孩子,大多都是阴谋诡计学得不错,可道德和心术有问题的人,便被他们秘密  处理了。这样的学子,倘若去到了社会上,必然会造成极大的混乱。甚至,丝毫不逊色湛胥。

    没有道德,又有本事的人,往往会成为社会上最大的毒瘤。

    姜明也是稷下学宫出来的,只不过他比较特殊。大家都知道他是晋王的孩子,所以有些考验就没给他上。当然,他出来之后也只是说待过稷下学宫,而不敢说是从里面出来的。

    自打圣朝建立以来,褚良是第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

    从稷下学宫出来之后,他便去了乾龙殿,先是见了轩辕春晖,得到了一些比较官方的赞赏之后,便直接去往了晋王府。

    如今的圣皇虽然是轩辕春晖,但处理事儿的却是晋王。

    晋王摄政,那他去往衢州的事儿,必须得通过晋王,还得和晋王交流一番。

    虽然他才十七岁,但晋王却不敢小瞧这个孩子。

    就连晋王都没想到,徐长安随便送过来的一个孩子,居然是第一个从稷下学宫中走出来的学子。

    二人分宾主而坐,而潘美和王朴只能站在门口。

    褚良看了一眼门口,那儿放着一个破酒坛子。

    按理说,这是晋王府,下人不应该有这种疏忽才对。

    褚良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等着晋王发言。

    “稷下学宫出来的孩子,对于军事方面,我自然不担心,你的部署之类,我也不想多问。我这种不专业的人,何必去为难专业的人,去自讨没趣?”

    晋王一说话,褚良便皱起了眉头。这晋王可不简单啊,一来就表明了态度,褚良知道后面肯定有坑等着自己。

    毕竟自己即将执掌的是十多万大军,肩上肩负的是天下百姓的安危,圣朝的安危。

    而且自己还那么年轻,不经历重重考验,谁会放心他去执掌大军!

    “晋王谬赞了!”

    晋王拿起了茶杯,抿了一口,沉吟了一下这才说道:“我就不废话了,你也知道,如今圣朝权势最大的两位王,一位是长安王徐长安,剩下的便是我了。”

    褚良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晋王。

    “长安王长时间不在长安,而轩辕春晖是我的侄孙女,倘若如今太后肚子里的孩子是男的。以后必然会成为圣皇,那圣皇便是我的侄孙,亲侄孙。”

    “而在宫中,想要升迁,有能力是一回事,但有贵人,又是另一回事。就像荀法和楚士廉,都属于徐长安一脉的人,就凭他们的身份,想要达到如今的成就,那几乎没什么可能。所以说,贵人在朝廷升迁之中,也很重要。”

    褚良点了点头,颇为恭敬的说道:“多谢晋王提点。”

    “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如今徐长安长时间不在圣朝,他帮不了你的。你若是愿意,那可以认我为干爹,姜明有的,你都有!而且,以后我会将你们二人都扶在我如今的位置上。”

    这个许诺,可谓是极其的重。

    要知道,如今徐长安和晋王的位置,虽然不是圣皇,可却堪比圣皇。

    褚良眼皮一跳,似乎是有些心动,眯起了眼。

    而站在门口的潘美和王朴,也是被吓了一跳,甚至开始怀疑了起来,这位晋王难道与长安王在进行内斗争权?

    他们不敢深究,只知道跟在褚良身后。褚良选择跟着晋王,他们便只能跟着晋王;褚良选择徐长安,那便跟着徐长安。

    “多谢晋王厚爱,不过认干爹一事,末将不敢擅自做主。”褚良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哦,那谁能做主?”

    “我父母,父母给了我生命,我认他人为父,自然要经过我父母的同意,这是孝道。”

    “可据本王所知,你的父母早已经死了,你是个孤儿。”晋王眯起了眼,看着褚良。

    褚良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眼神中便出现了一抹悲伤,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据说和据传都当不得真,除非看到尸体,我才死心。”

    晋王知道,这等于是间接的拒绝了他,他便立马声音低沉,小声的威胁道:“你可想好了,以后的仕途之路,就不怕遍布荆棘,充满坎坷?”

    “学习兵法,并不是为了仕途之路,而是为了保护更多的人。虽然这样的话从稷下学宫之人嘴里说出来,感觉有些假。但我至少记得一件事儿。”褚良不卑不亢的的说道。

    “何事?”晋王直起了身子,眉头上挤出了一个“川”字,看着面前这位“未来将军”。

    “介绍我去稷下学宫的信,是徐大哥写的。”这一句话,等于是彻底的拒绝了晋王。而且,他对徐长安的称呼,也变成了徐大哥。

    “你就不怕等你回来,本王让你解甲归田?”

    “那是晋王的自由,晚辈不敢管,也不敢多想。”褚良又一次对晋王更改了自我称谓,由“末将”变成“晚辈”,少了官职,便表明了褚良的态度。

    相当于对晋王说,你想要我的官职就拿去,我不在乎。

    晋王显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眯起了眼的他沉声道:“你可想好了?”言语和语气之中,处处透露着威胁。

    “晚辈想得很清楚。”

    晋王猛地站了起来,站到了褚良的身前,手一伸,便有数十人涌了出来,拔出了刀,将褚良三人团团围住。

    褚良面对危险,面不改色稳如泰山。

    他喝了一口茶,朝着准备拔刀的潘美招了招手说道:“行了,别动刀动枪的,咱们可以去衢州了。”

    说罢,便走出了门,故意踢了一脚那个酒坛子,便带着二人大大方方的离开了晋王府,朝着衢州而去。

    才出长安,别说潘美了,就连王朴都有些摸头不着脑。

    “两老头演戏试探我,不用慌!”

    王朴率先反应了过来,“两老头?您说的是齐夫子也在!”

    “嗯,毕竟是从稷下学宫出来的人,他们防着一点也正常。”褚良毫不在意的说道。

    “演戏试探安排人拔刀?”潘美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他是个直肠子,是个豪气干云的将领,但没有太多的智谋。

    “还有酒坛子,你想想偌大的晋王府,就任由一个酒坛子堂而皇之的放在门口?虽然在稷下学宫中不知道外界的情况,但我也知道徐大哥的师兄喜欢喝酒。他们想用内斗来诈我,倘若我真的认晋王为干爹,那必然出不了晋王府。”褚良打了个哈欠,他们三人站在了一位剑仙的长剑上,这位剑仙是晋王派来的人,长剑上还放着虎符和将军大印。

    “可姜明不是也认了晋王为干爹?”潘美还是不解。

    “笨!姜大哥是在晋王家马厩出生的,早就是晋王的干儿子了。晋王此举,是想试探我的忠诚,我的观察力,我的应变能力。你以为,晋王真的想收我为干儿子?”

    “那他们的结果是……还有我们三人去到了衢州会不会真的遭到刁难?”王朴还有有些不放心,忧心忡忡的说道。

    “不会,我们想要什么支持尽管说就成。晋王不是那种贪念权势的人,要是他想要权柄,那还不容易。至于徐大哥,更志不在此,徐大哥要的是天下安宁。他们二人对权势其实都没有眷念之心,但若是手底下的人只想着往上怕,必然会坏事,特别是如今天下大乱。”

    褚良顿了顿,继续解释道:“所以,现在我们通过了最后一道考验,我们得到的信任和姜明姜大哥还有落入了凤凰秘境的赵将军的信任是一样的。”

    听到这话,王朴这才如释重负,脸上露出了笑容。

    晋王府。

    齐凤甲坐在屋顶上喝着酒,而晋王则是坐在了院子里,批示着各州送来的公文。

    “我就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试探他?你就不怕他以后不信任你?”齐凤甲喝了一口酒问道。

    “不信任就不信任咯,他只要信任徐长安就行了。难不成,你还真相信我和徐长安搞内斗。我赵家若是要这天下,根本不需要扶持我姐夫。”晋王无所谓的说道。

    “我只是觉得你多此一举,我师弟看人,哪次看走眼了?他送来长安的人,哪一个不是大才?”提到这事儿,齐凤甲便为自己的师弟而自豪。特别是楚士廉,柴薪桐走后,不仅帮忙照看庇寒司,还会帮他处理夫子庙的事儿,让他有时间喝酒。

    “我自然是信任小长安的眼光,只不过这是稷下学宫的要求。测试的法子也是他们给我的,我自然得配合他们。”晋王放下了手中的公文,无奈的解释道。

    “倘若他没过这一关呢?”齐凤甲有些好奇。

    “稷下学宫会将他处理了,姜明要不是有我护着,恐怕也走不出来。能从稷下学宫走出来的,都是多智近妖的人物!”

    听到这个答案,即便是齐凤甲,也忍不住咋舌,骂了一句“变态”。

    ……

    霞光城。

    如今的霞光城,落入了湛胥的手里。

    甚至,他还夺走了大半衢州,看来先不打算南下,想先夺取通州。

    一个小老头穿得破破烂烂的,走近了一家很嘈杂的酒楼。

    他要了一碗炒饭,一壶酒,一盘花生米,便急忙吃了起来。

    来这酒楼的人,大多就是轿夫或者帮人扛东西的棒棒之类的人群,这群人平日里很是辛苦,只有来到这酒楼,才能尽情的嘶吼和喝酒。

    要想这种坏境下找到一个人,那可得费一番功夫。

    这小老头才吃了两口饭,挂在腰间那祖传的玉佩便闪出了一阵七彩光芒。他急忙灌了一口酒,连花生米都来不及吃,便急匆匆地从身上摸出了几文钱,放在了桌上,急忙朝后门跑了。

    “该死的神龙,阴魂不散啊!”

    此人,便是前些日子仙风道骨提点赵庆之的白眉老人,也是凤凰秘境的守护者,掌握着凤髓还有凤凰秘境的秘密。

    现在的他,恐怕就连赵庆之也认不出来,活脱脱的一个小老头。

    他才走,李复生便在敖天的指使下,来到了这嘈杂的酒楼。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