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恐怖灵异 -> Fate梦幻旅程

正文 第十九章 共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门后穿过虚无,重新睁开眼,铃木友纪回到了萨拉丁的“行宫”。再次见到端坐在上位的现埃及阿尤布王国的苏丹,铃木友纪突然明白了自己的从者埃莉诺为何第一次踏入此地时要强调自己的从者分身,与萨拉丁谈起往事并不给对方面子。

    除去领袖、君王、圣人等等后人皆知的身份,那位王更是魔术师,修行魔术之人与人性道德的背离是必然。

    rider埃莉诺朝铃木友纪招了招手,让才处于震惊中的后者有了方向。他还是需要他人下令才能运作地更顺畅。

    阿法芙随后走出虚幻的门,并摇手间关闭了那道不存在的门。在众人面前恢复了怯弱的性格,小步走到空席跪坐。

    “唐吉坷德不在这里”铃木友纪自然想到了昨晚出力最多的老年骑士,可环顾周围,并没看到其他人。

    “他去处理麻烦事去了。”埃莉诺没有立刻说明,只用了含糊的说法,显然她要让另外两人自己说明白。“昨晚在你昏睡后,我们大致商讨了目前掌握的情报。原本打算等你好好休息后,重新讨论。可下半夜发生了assass偷袭。”

    埃莉诺说到这里,刻意停顿,并转看向上座的萨拉丁。

    后者自然地结过话端,“根据今天早上的重新确认除了2名我方魔术师被杀,另有巡逻士兵总计15人被害,此外山谷外的斥候回报,太巴列外围部分零散的村落也出现了离奇死亡情况,推测死亡人数不少于50人。”

    全部都是assass做的,那名化身恶灵降临圣杯战争的“从者”存在便已经成了错误。

    铃木友纪只是惊愕了一会儿,反倒是对面的阿法芙垂下头,默默念诵经文为死难者哀悼。

    萨拉丁接着说道“铃木友纪抱歉你的名字用我们的语言念起来不太顺利。”他摊手向阿法芙示意。“我麾下的魔术师部队都归她管辖,目前军中魔术水平最高的就属她了。魔术相关的事情,还是让她来为你们说明吧。占卜术以外,我掌握的很少。”

    换昨天铃木友纪肯定不会相信一位15岁的怯弱少女会是12世纪男权社会下一流的魔术师,可在刚才他看到那位少女谈起杀死其他魔术师,收获他人魔术成果的喜悦后,他确信了对方拥有了不愧于魔术师之名的冷酷与非人性。7k7k001.com无疑她哪方面都符合魔术师标准,怯弱只是一层外衣,就像套在她身上厚实的长袍面纱一样,隐藏其下的却是一对罕见的魔眼。

    “其实在军队进驻山谷后,我们还观测到了某些不知名的怪物,它们有的独行,有的成群,徘徊于有人居住的区域,狩猎人畜。起初我们以为那些怪物都是十字军召来的,可根据多名眼线回报,十字军上下均同我们一样对那些怪物不甚了解,出现时点早在理查德来到耶路撒冷城。最近我与我的从者成功狩猎到了一体活体,根据解剖结果,这种怪物并不属于世界表侧。”

    阿法芙说完使用魔术将软毯上盛放的水果置换成了一个水晶盒子,里面存放着紫色溶液与不明肉块。

    那个水晶盒子出现的同时,下意识直接注视盒子的铃木友纪立刻感到了晕眩与不适。他捂着口鼻,连忙转开视线。“这是”

    “苏丹大人进行了占卜,得到了正式的名称。”阿法芙在召来水晶盒子后,主动启动了魔眼,以魔力抵御尸块上散不去的混乱气息。

    上座的萨拉丁同样不敢直视阿法芙召唤来的盒子,但他看到盒子出现就立刻转头避开了凝视。“阿法芙,你捕捉到的活体级别过高了。这只不明生物名为修格斯。”

    “上午山谷外的斥候再次发现了极具敌意的不明生物,为了安全起见,我让我的从者去讨伐了。”阿法芙说完见埃莉诺与铃木友纪都没有研究不明生物尸块的想法,将软毯上的水晶盒子重新置换回了水果。“它们对于人类有着天生的压制力,就像你现在没有防护措施,直视它们的尸块都会感到不适。再勇敢的士兵也无法顶着强大的精神压力与它们中高级的个体交战。”

    “圣杯战争中会引来异世界的生物吗”埃莉诺虽不了解“修格斯”是什么,却一眼就感觉到了盒子中的尸块不属于这个世界,至少是表侧世界。因此理解为它们与此世界的生灵之间天生带有敌对性质,有违此世界的秩序,也是可以的。

    “应该不会,迦勒底机构没有观测到过圣杯战争非从者因素引来怪物。”铃木友纪对刚才的尸块已经产生了阴影,只是看到尸块就让人反胃晕眩,换成活生生的个体出现在面前,可能他会当场昏厥。

    “所以,不可能是十字军召唤来了这些怪物只是隐藏了情报,想要误导你们。”埃莉诺相信自己的儿子应该不会做这类完全与信仰和荣誉违背的事情,但她担心理查德的从者或者此时代其他的魔术师会弄出伤人伤己的事情来。

    “埃莉诺女士,我方虽然与耶路撒冷的十字军是敌对关系,但我相信这种与两大宗教都本质对立的不明生物,他们不会召唤。至少没有外界因素,他们之中信仰不坚定的人也不会主动召唤这些怪物。”

    萨拉丁显然有了一点头绪,只是还需要更多情报,来推导究竟是哪些个信仰不坚定的人受到蛊惑,并且蛊惑他们的幕后黑手是谁。“需要知道的情报还有很多,我们这边原本打算继续采取守势,等待十字军一方行动。他们也确实派遣了从者清理靠近太巴列城的怪物,加之他们有使魔布控,我想不必担心怪物跑进人群密集的城市内。”

    不等铃木友纪开口,rider埃莉诺率先给了萨拉丁回复,“原来你们需要有我御主一并知晓的重要事情是这样需要我们帮什么忙”

    阿法芙果然上钩,她跟着埃莉诺的问询回答道“我的从者宝具不适合对怪物使用,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从者的真名。他是源自未来某本反骑士小说中角色,职介为特殊的atere。他对骑士属性的敌人具有很强的压制能力,对于怪物就没效了。”

    “你不该说得这么快。”萨拉丁适时打断了阿法芙,他知道埃莉诺是老练的谈判能手,正好求人便稍微多放出了点自己这边的底线。

    阿法芙听到警告,连连应答,并意识到了自己被埃莉诺特殊的能力影响,崇敬之情淡化了她的谨慎,差一点就说多了。

    “啊咧、啊咧萨拉丁,你培养的小魔术师,实力与天赋没得挑剔,可惜经验还需要磨砺啊。当魔术师就跟我们这群玩弄权术的一样,心不狠远比实力不足更容易惨死,同类即是天敌。”埃莉诺后面半句是对阿法芙说的,她嬉笑起来的模样才是她的真面目,能给她带来乐趣,无论谁都可以,在那份乐趣平淡前,她都会给予赏赐与重视。

    “您的兴趣还是一尘不变,埃莉诺女士。”萨拉丁不想与埃莉诺在非重要的事情上扯皮,两者都深知对方不是善茬,表面客套,实际上都准备了防备对方的后手。否则盟约根本不可能成立。

    “彼此彼此。”

    拉住铃木友纪衣袖的手这时缩回,埃莉诺给了铃木友纪信号,现在轮到他与对方谈条件了。埃莉诺自认自己的暗示很好理解。

    “需要我们去支援atere”铃木友纪注意了眼外面的阳光,时值正午,也不知道对方的从者外出多久了,单独行动会不会遭遇伏击。他根本没多想魔术师方面的事情,甚至怪物也单纯归类为怪物,与圣杯战争无关的东西,引不起铃木友纪的注意。

    “aster”埃莉诺埋怨性质地看了眼自己的御主,随即耸耸肩,“我的宝具属于范围性质,也就是对军宝具。需要对付成群的怪物,我能帮上忙。而且稳定军队的恐慌,我的能力也能起到一定作用。”

    “那真是太好了。”萨拉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很少笑得脸上褶子都出现。“阿法芙,时间是有点久了。atere的状况如何”

    “名为食尸鬼的怪物有点多,在一处昨晚assass屠杀后的村庄里啃食尸体。atere已经清理了它们,但他担心隐藏了高级的怪物,还在做巡查工作。”阿法芙等待了几秒钟后,给了其他人答复。

    铃木友纪直至这时才开始整理新得到的情报,关系到了从者,他的思绪从思考蛇使魔的主人转回到了后续的计划。

    “敌方有多名从者,我方仅有2名从者。还是不适合贸然出击。对了,有件事是否确定saber职介的从者能否被召唤如果能多一骑从者援助,我们这边的战术布置能更灵活些。”

    铃木友纪的问题埃莉诺先前已经问过萨拉丁,她显得表情有些复杂。

    萨拉丁以严肃的语气回答了铃木友纪。“经过我昨晚的占卜,确认saber是最早被召唤的职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