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都市言情 -> 替嫁小妻:云少请温柔

正文 第297章 你会后悔这样对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林星纯不忍打扰他,就这样站在床边,甚至是连呼吸都放轻了。

    她就这样站在床头静静的看着云辞。

    英俊,美好,甚至平静得都生出了几份不真实的感觉。

    这样的男人,竟然是那晚上的那个男人。

    林星纯至今都不敢忘记那天晚上,那个发房间里的那个男人手掌灼热的温度,还有她劫后余生的从脚冒到头顶的冷意。

    那一年,是云辞将她拉入地狱,但是,也同样是云辞将她救赎。

    如果那晚上她没有遇到云辞而是落在了乔程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或许林星纯会活不下去,或许她还是会为了姐姐,为了哥哥,苟活于世。

    但是,云辞让她拥有了囡囡,那可爱的孩子。

    想起囡囡,再多的困难都化成了心中的一抹甘甜,若是苦的,便是因为还没到回甘的时候。想到这里,林星纯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

    静静看来,囡囡其实是更像云辞的,嘴唇鼻子,都跟云辞说不出来的神似,也难怪林星纯第一眼见到囡囡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把她跟眼前这个男人联系在一起去比较了。

    林星纯就这样看着,时间也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外面的雨由淅淅沥沥变成了哗啦啦的倾盆大雨。

    天气预报没有说错,大暴雨来了。

    有风从没有关严实的窗户掀了进来,湿漉漉的空气让房间的温度骤降。

    云辞是平躺着的,被子也被他压在身下,林星纯是不敢伸手去给他盖被子的,所以只能走到窗边去关窗户。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的身体往窗户那边迈步过去的下一秒,chuang上的男人睁开了双眼。

    眼眸里带着倦色,倦色之下是退不下去的红血丝。

    林星纯关好窗户之后在窗边站了一会儿。

    从云辞房间的落地窗这边可以清楚的看到温姨之前住过的小木屋。

    屋子还在那,只是黑漆漆的没有一点灯火,在大暴雨的雨帘之下也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楚模样了。

    看到小木屋,林星纯想到了囡囡。

    看到雨帘,林星纯想到了囡囡。

    看到云辞,林星纯也想到了囡囡。

    这或许就是想念一个人的感觉,铺天盖地全是她的小小身影在自己跟前跳动。

    想着想着便走神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星纯兀自笑了一下,倒也笑的释然。

    快了。

    只要她帮着云辞查明了云沐车祸的真相之后她就能问心无愧的带着囡囡离开了。

    到时候这个世界无论谁都无法把她跟囡囡分开了。

    这样想着,林星纯拉好窗帘之后转身往回走,只是刚刚转身还没迈开步子,整个人就撞到了一堵人墙上。

    暖呼呼的人墙。

    林星纯的鼻子还从他硬邦邦的胸部上擦了过去。

    熟悉的木香带着一丝丝烟草味席卷进入了林星纯的呼吸里。

    是云辞?

    林星纯瞪大眼睛,视线从人墙的手臂逢里看向床那边,虽然看不清明但是床shang的那个人影不见了也是可以看得清楚的。

    “你怎么没睡了?我看外面在下雨,进来帮你关一下窗户。”

    撞到了云辞的怀里,林星纯整个人都慌了神,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只是后退一步身体就紧贴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了。

    耳朵贴在玻璃上,外面噼里啪啦的雨声像是被放大了一千倍一万倍一样。

    轰鸣得让林星纯的脑袋里再也挤不进去任何声音了。

    她退一步,云辞就前进一步。

    他比林星纯高一个头,如今是垂着头看她的。

    眸色沉沉。

    更别说那眼底藏不住的红血丝,让林星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云辞,我……”

    “林星纯,对我撒谎有什么好处?”

    云辞沉声,打断了林星纯的再度解释。

    林星纯愣了一下。

    “啊?”

    “从你刚才进门,我就醒了。”

    还说是来替他关窗户的,可笑。

    云辞的视线擒着林星纯,他在看她的脖子,窗外偶有闪电闪过,照亮了这个世界的同时也让云辞看清楚了林星纯脖子上的红痕,很深。

    他也觉得触目惊心。

    这个女人是水做的吗?他好像并没有用力,就把她的脖子掐成这样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对林星纯有这样的怒火了。现在大姐的车祸是一场阴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这是他期盼已久的结果,但是这个结果越是明晰,云辞却觉得心里越是有什么东西被刀子割去了一样。

    是他意想不到的疼。

    这段时间来他好几次的想过,如果这场车祸就是意外,那林星纯是不是就是无辜的,他们彼此也不用背负这么多,可以好好相处。但是现在事实就是车祸是阴谋,车祸牵扯到的每个人都不是无辜的。林星纯也不是的。

    但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当初她那么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什么就不知道,云辞竟然信了。

    当初有多相信,现在被事实打了一巴掌就有多痛。

    痛得他两天两夜没闭眼睛躺在床上却依旧不敢睡去。

    “云辞,我……我没有想要对你撒谎。”

    撒谎。

    林星纯咀嚼着这两个字,心里也是惶恐的。

    她的本意不是对云辞撒谎,只是一开始的那个巨大谎言撒下来了,后面就需要无数个小谎言无填补漏洞。

    “呵,林星纯,你对我有几句真话?”

    云辞不是不相信林星纯,是不敢信。

    但是她从进屋再到在自己床边在站了半个多小时,她的表情,视线,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不仅没有,云辞也是能从她的注视里感受到温度的。

    若是以往,这样的温度,他欣然接受,但是现在。

    云辞的手抬起来,钳住了林星纯的下巴。

    瘦弱的女人下巴也很小,云辞不用力便能捏碎一样。

    “林星纯,我不是没信过你。”只是现在,你不值得这份信任了而已。

    下半句,云辞没有说出来。

    但是林星纯也嗅到了云辞话语里的画外音。

    皱眉。

    “云辞,我会帮助你调查云沐车祸的真相的,你不相信我,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没有,我不是杀人凶手。”

    “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这样对我的。”

    说完,林星纯咬牙,用了极大的力气把下巴从云辞的手指里挣脱了出来。

    然后她扭头转身离开,走出了房间。

    留下云辞站在原地注视着她的背影,尚未从她说出口的这番话里反应过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