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玄幻魔法 -> 逆天深空战纪

正文 第157章 崇一山的怨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元戡点点头说:“这一点,我已经在想办法搜索他对国家zhengan图谋不轨的证据,只要一出现具体的证据,我觉得就应该干脆利落的把他的实力全部摧毁掉,这样一来对炎国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

    明翊点点头问元戡说:“那么这个崇一山,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元戡对明翊说:“崇一山他为什么对摩原帝国zhengan有非常大的怨恨,是因为在他小时候,他的父亲崇铁云,因为犯罪被投入了殖幽城,当时崇一山认为他父亲是被人陷害的,所以一直觉得把他父亲投入殖幽城是摩原帝国帝国的阴谋,但是经过我对于当时崇铁云犯罪的资料进行审核,发现当时整个案件并没有出现人为陷害,只是因为崇义山当时比较年幼,在他父亲被投入殖幽城之后,他的母亲一直给他灌输一个概念:他父亲是被人陷害,被摩原帝国错误的判决投入殖幽城,所以他从小对摩原zhengan就有这一种强烈的怨恨和排斥。在他成年之后,他到了炎国留学,在炎国期间,他认识了一些国内的朋友,他发现经过他的一些鼓动,一些人愿意和他一起用某种暴力方式反抗自己的国家,但是因为崇一山知道摩原帝国帝国对待犯罪者,通常的处罚就是投入殖幽城,他并不想被送入殖幽城,所以他每次回国的时候都非常的小心,很难抓到他犯罪的把柄。但是他在炎国的时候,他逐渐的鼓动起了一批追随者,愿意和他一起通过反抗l来推翻摩原的zhengan,同时在他前往炎国留学之后,他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炎国从事推翻摩原zhengan的活动,但是这些活动,我们还没有拿到能够给他定罪的证据,可是我们又能断定他是在从事这样的一些地下活动,而且根据我的推断,崇一山很有可能已经获得了炎国的秘密国籍,因为他在炎国,已经娶妻生子,他的妻子就是炎国人,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一直认为,崇一山是除了炎事威胁之外的一个摩原内部的潜在危险。”

    明翊点了点头说:“军团长,既然你可以做这样的一个肯定,那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截了当的把他抓起来呢,我倒是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让这样的一个潜在的风险,自由的活动在摩原帝国和炎国之间。”

    元戡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陛下,其实我也有过一样的想法,但是因为他有一大批的追随者,同时他和炎国之间有着秘密的联络,如果我们贸然动手的话,可能会提前促使炎国发兵进攻摩原帝国,而目前我们的军事力量和炎国确实相差太远,我们需要拖延炎国侵略的时间,在这段时间,我们还需要布置更多的反抗力量和装备。”

    明翊点点头说:“你考虑的确实比较周全,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必须要消除崇一山对摩原的威胁,一定要搞清楚他的那些追随者的所有信息,这样的话在行动开始的时候,我们可以一网打尽。”

    元戡点点头说:“陛下你说的非常对,我们也打算对崇一山和他的追随者,做最严密的监控,目前根据我们的线索,他还在准备说服摩原的前首富绛辰拿出更多的资助,让他在国内组建一支有实力的军队,按照前首富的财富,同时考虑到炎国可能会资助他最先进的武器,甚至于比我们军队配备的武器更加要先进,所以我们对崇一山的忍耐,只能到他在筹建军队之前,一旦我们抓到他筹建军队的证据,我们就会立刻逮捕他和他的追随者,彻底瓦解这样的一个威胁。”

    明翊点点头,但是没有说话,意思是让元戡继续汇报情况。

    元戡看了看明翊,似乎还在考虑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措辞来汇报下面的情况。

    明翊说:“军团长,这段时间为了准备和炎国之间的战事,你辛苦了。”

    元戡笑着摇头说:“陛下,这都是应该的。”

    明翊抬眼看了看他说:“军团长,那么你应该还有其它的事要跟我说吧。”

    元戡略微迟疑了一下,对明翊说:“陛下,鉴于目前炎国和我们之间的紧张的局势,我们应该考虑,一旦和炎国发生了战争,作为摩原帝国的灵魂,您,应该怎么样来安全的继续领导整个国家。”

    明翊一时之间不知道元戡的用意何在,元戡继续说:“我的意思是,摩原整个国家范围里都是平原地带,而炎国一旦入侵的话,我们抵抗的时间不会很久,从边境地带打到霸空城,可能只需要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也就是说,一旦开战的话,皇帝的安危就牵涉着整个摩原帝国的安危。”

    明翊点了点头,对元戡说:“那么军团长的意思是应该怎么做呢?”

    元戡迟疑了一下说:“陛下,这件事情之前其实没有太多的预案,如果两国开战的话,一定是需要皇帝移驾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因为炎国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只要他们能够发现皇帝的下落,那么这场战争其实就已经结束了,我们都会成为炎国的阶下囚。”

    虽然元戡说的比较隐晦,但是明翊明白,他的意思就是,炎国只需要解决掉自己,那么就能够摧毁掉摩原帝国所有的人的意志力。

    但是他一边在听元戡讲话,一边也在猜测他的用意,却一时不知道元戡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翊有点不解的问元戡:“军团长,你的意思可以直接和我讲,不用遮掩,因为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必须要开诚布公的商量这件事。”。

    元戡点点头,虽然在他眼里,明翊非常的年轻,但是他却一直很疑惑,因为他始终没有办法弄明白明翊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元戡低头看着面前的桌面对明翊说:“陛下,你我都非常的清楚,一旦开战,在整个摩原境内都没有安全的地方,我们也没有办法指望天机处给我们带来所需要的帮助。”5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