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5200 -> 恐怖灵异 -> 当灾

正文 第十六章 后山幽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拜师之后,秦修子有些激动。www.kmwx.net

    但当沐辰又要问道他父亲身在何处,那老道士就马上让张卫敏先带沐辰去后山选一块僻静的地方给他修道,然后便匆忙离开,不知做何去了。

    沐辰等人出了堂口便径直飞往后山而去,这是沐辰第二次清醒的在天上飞,两旁翠绿的竹子飞速向后,呼呼而过,沐辰也感觉自己越来越兴奋。

    就这样飞了一会儿,三人终于找到一处僻静竹林,旁边还有条小溪,溪水潺潺,幽而不阴。

    张卫敏控制仙剑缓缓降落,沐辰一跃而下,已经不像首次御剑飞行那样笨拙。

    “小师弟,此地土势平缓,有山有水,不如就选这里?”

    沐辰自然同意,张卫敏也含笑点头,左手做诀,右手凌空而握,那柄翠绿的仙剑就在半空画了个圆,放出一波震荡竹林的剑气。

    竹叶纷飞,毛竹唰唰倒地,很快就出现一片空地。

    傅艺见状却在一旁唉声叹气,仿佛又遇到了什么天大的不公。

    “卫敏师兄,怎么连你也这般偏心!”

    “当初我来竹剑堂,也是你带我来后山的,怎么没给我找个有水的地方,竹子也没帮我砍好。”

    “我那片空地可是足足砍了两年的竹子,才有此处规模!”

    张卫敏尴尬笑笑,当初就是因为师父见傅艺的心性过于顽劣,才特意命他什么都忙不要帮,必须好好磨磨性子,不然以后难成大器。

    他没有回答傅艺的话,转头继续嘱咐沐辰。

    “小师弟,你以后就在这里悟道修习,等你空闲时候,也可以用这些竹子做个竹亭用来避雨。”

    “以后吃饭洗衣也都要自己解决,小师弟,你要尽快习惯啊。”

    沐辰连忙说好,态度温和。

    张卫敏又将竹剑门的六条门规讲给他听,说的都是沐辰早就谨记之事,并不用再刻意抄背。

    竹剑堂的门规虽然文绉绉的,却严守克己之道,与那日他在山上见到的修仙之士并不一样,心里自觉将自己与竹剑堂归为一类,与那些嗔痴之徒划了条界线。

    张卫敏见沐辰记得很快,心中也不免高兴,又从腰间乾坤袋中取出一竹简,交到沐辰手中。

    “小师弟,既然你已记下门规,竹剑堂的道法我便交给你了,至于剑法,什么时候你想学,去藏书阁找便是。”

    “我听师父说你天资聪慧,还未上山时便得师父教诲,对道法的学习轻车熟路,这竹简你先拿去自己研习,若有遇到不明白之处,随时找我。”

    沐辰再向张卫敏作揖道谢,双手接过竹简,张卫敏哈哈一笑,便踏着仙剑离开。

    溪水哗哗流淌,只留下沐辰和傅艺在这林中,但沐辰对道法更感兴趣,他找了块石头坐下,开始翻看竹简。

    傅艺本来还想说些什么,见沐辰看书入迷,自讨没趣,拿着那几根竹子兀自摆弄起来。

    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首三十六,两手抱昆仑。

    左右鸣天鼓,二十四度闻,微摆摇天柱,赤龙搅水津

    目光行及,真气运转,沐辰盘腿坐在杂乱的断竹中,轻闭两眼,舌顶上颚,摒除心中杂念,调息静坐。

    曲拇指于四指之下,静思息虑,神不外驰,吸天地之灵气纳于丹田不外泄

    日光渐稀,沐辰却感觉脐下丹田之处似有一股热气。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他依旧抓住感觉,将此热气引导下行,依次冲过会,过尾闾,沿后背上升至腰间命门,再至脊背与后脑、百汇。

    然后顺着两处太阳穴经耳根、面颊,降至喉头、膻中,再下行至神阙,归于下丹田。

    一个小周天结束,沐辰再次吐纳,发现竹剑宗的道法与沐卯教他的有所不同。

    “竹剑宗的道法乃是将天地灵气汇聚丹田,是为内藏,壮灵识而后健体,而父亲教我的心法却是先让天地灵气充盈躯体四肢。”

    “没想到两者不仅不会冲突,还有相辅相成之效”

    沐辰本就已经筑基三年,只差一步就能进入炼精化气境界,而此刻他竟然感觉到界限松动。

    他继续入定,与妖猞猁的厮杀和近几日的心境变化也在此刻成为良药,真气着小周天循循运转,外界灵气再次被他引入体内,汇集经络,紧闭的道门突然敞开缝隙!

    沐辰没想到,这几日的感悟竟然在此刻融会贯通,他终于成功迈过筑基,进入炼精化气之境界!

    淡淡的光附在沐辰周身,很快钻入身体。

    “这就是我的灵力?”

    沐辰看着身上的光慢慢消失,体内却感觉像充盈了什么东西,他欣喜若狂。

    但他没有开心的大喊出来,傅艺还在一边摆弄竹子,他不打算这么快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任何人。

    他只是握紧脖子上挂着的黑色布袋,手掌缩紧。

    几日过去,沐辰一直在这片竹林习道,心态看上去非常平和,还从藏书阁借了许多书看。

    傅艺也会时常过来,还拉着他一起搭建竹亭,联系剑法。

    山中宁静得不分日月,好像能将所有旧事抚平,只是沐辰却不能将一切忘了。

    对过去的念想,就是母亲乌氏留给他的那只黑色布袋。

    但他仔细检查过很多次,也按照普通乾坤袋的使用方法将灵气输入其中,但布袋没有任何反应,他也不知道这布袋里暗藏什么乾坤。

    他只能猜测,也许只有步入更高境界,才能打开母亲留下的遗物。

    ······

    又到半夜时分,沐辰因练功练得太晚,直接住在了这个只搭建了一半的竹亭之中。

    这几日的平静生活也让沐辰静下心,认真回忆了那日乌渔村发生的事情。

    他知道前来搜寻母亲与自己的绝对不是普通人,而且还驱使灵兽,恐怕是出自七十二门宗,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师父才一直躲着自己,不愿意告知真相。

    黑暗中,沐辰躺在露天的床上,手里抓着布袋,淡淡月光落下,洒在这满山竹林中,竟如霜雪一般。

    四周寂静无声,不知名处隐约有虫鸣,他昂首望天,愁绪渐浓。

    今夜繁星点点,皎洁明亮,沐辰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好像有目光射来。

    他马上松开布袋,抬手握紧竹剑。

    这几日同时练习两种道法,他的进步速度很快,进入炼精化气境界后对外界目光也更加敏感。

    ‘难道是那些人找上来了?’

    ‘他们的目的,是母亲留给我的这只布袋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